中醫多「國」度

李宇銘在貧困國家的望聞問切

(Photos by ISO staff)

李宇銘博士
中醫學院講師
「全仁中醫」創辦人

 

從2000年開始在不同地方不斷進修中醫學,你有甚麼體會?

我在香港浸會大學修畢中醫學學士及碩士課程後,有感香港的中醫課程以研習理論為主,2009年到北京中醫藥大學攻讀中醫學博士課程,跟隨當地老師作三年臨床學習。我有幸遇到不少良師,更覺中醫博大精深,故在2012年到中國中醫科學院任博士後研究員,深入鑽研中醫經典理論。現時香港中醫師的年齡中位數約六十歲,這是因為香港在1997年前,未有正規中醫教育,97後也大多聘用內地中醫師、老師,但他們現在大多已接近退休年齡。縱然修讀中醫學者漸多,但有經驗又相對年輕的中醫師仍是少之又少。要促進中醫學在香港的持續發展,並培育更多本地中醫人才,就要從我們這一代做起,這也是支持我在中醫學中不斷尋求進步的主要原因。

為何創立「全仁中醫」?

我在修讀碩士課程時曾帶領學生到菲律賓體驗當地文化,遇上當地社區組織,負責人得悉我的中醫學背景後,立刻邀請我合作舉辦義診。中藥不但價格廉宜,所需的針藥器材亦相對簡便,實有利貧困地方的人民。回港後我便聯同一群志同道合的年輕中醫師,成立「全仁中醫」這個慈善組織,旨在以中醫學幫助及教育貧困地區的人民防治疾病。

何以選擇菲律賓為首個義診地點?

選擇菲律賓是當地對中醫已有一定認識,有些本地人甚至略懂針灸技術。我們近年亦積極探索其他地區,現時「全仁中醫」的義診團隊已踏足柬埔寨及泰緬邊界等地的窮鄉僻壤,為更多有需要人士服務。

義診過程有何難忘個案?

有一名三十六歲的女士,每逢晚上便會精神失常,喃喃自語,但日間卻與常人無異,有村民認為她被邪靈附身,不敢接近。細問得知她已有整整二十一年不能安穩入睡。我從沒接觸過相關病症,但記得中醫經典《傷寒論》中有這種病情記載,故使用書中藥方為其醫治。病人經中醫藥治療後,情況已大有改善。

一年後,我們重返當地,特地到她家探訪。她的母親告訴我,她過去一年病情沒有復發,能正常生活工作了。各種案例不但提升醫師和學生的臨床水平,更為我們打下一支強心針。我們希望可將義診服務推廣至更多地方,讓更多人認識及體驗中醫藥的簡、便、效、廉。

你茹素多年,更是香港素食會主席,中醫學提倡素食嗎?

中醫學沒有反對人吃肉,但的確比較支持素食的飲食方式。選擇素食能預防不少疾病,中醫經典《黃帝內經》之中便記載了不少吃肉帶來的健康和性情問題。唐代大醫孫思邈亦對採用動物藥物如雞蛋極為謹慎(古代視雞蛋為藥物),非到危急關頭不會使用。

你認為凡病皆與情志有關,可否分享一些保持身心健康的妙法?

中醫是身心靈合一的醫學,認為各種疾病都是與思想情緒有關,治療不單可吃藥針灸,還有情志療法,例如透過與病人對話為其解開鬱結,從而治理身體病症。保持身心健康的第一步是「覺醒」,先要確切了解自己的問題所在,只有勇於面對並接受自己的情志問題,願意作出改變,好好愛惜自己,內心恢復平靜,身體才會健康。

本文出自《中大通訊》第48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