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談實錄

馮應謙:男為悅己而容

馮應謙教授

  • 新聞與傳播學院

  • 專研流行文化、性別、青年身分認同、環球傳播、文化政策與創意工業

  • 可能是中大唯一化妝穿裙子的男教授

 

修飾儀容有何社會意義?

在香港這樣的國際化城市,固然講究實力,外在的呈現也十分重要。修飾儀容,是專業形象的一部分,也是社交禮儀,有助建立良好印象,打開溝通的管道。

你怎樣開始化妝?

我以前在電視台工作或現在上電視節目時,出鏡都有專人化妝。二十多年下來,我覺得與其假手於人,不如自己做主建立形象。

為甚麼自己設計服裝?

現買的衣服總是不稱身也不稱心,未能切合我想表達的形象和訊息,我便嘗試畫出心中的式樣,自選布料訂製衣服。如果創意是傳播學必備的元素,設計衣服便是我的創意實踐。

如何以服裝明志?

首要考慮是場合和環境。行政會議要穿得正式一點,文化會議可以較為誇張和破格。我曾訂造一件半透明的西裝外套,可以出席比較正式的場合,在規範之下也突破了框框。講授性別課題,我會穿裙子,意味突破社會既定的男女典型。

試過因裝扮讓人家誤會你的性取向嗎?

常有,熟朋友也問過多次。不少陌生人前來攀談,盯着我的打扮可又不好意思直接提出疑問。別人以為我是同性戀,我不會不高興,反認為這是溝通的切入點。社會應該是包容多元的。

你自幼的家庭教育可有給男女孩定型?

我家沒怎樣強調甚麼是男孩子當做不當做的。小時候我常進廚房,我會買菜煮飯洗衣服。爸爸給我很大的自由,規條不外是早睡,不要外宿。在這樣的氛圍裏長大,我反而很早便會思索對錯等問題,為自己的選擇負責。說到教導孩子,價值觀的塑造遠比性別定型來得重要吧?

學校教育呢?

我在華仁唸中學,耶穌會的神父非常開明,只要不做壞人,甚麼都可以做。你想缺課嗎?他不會斷然拒絕,而會看理由是否充分,鼓勵你獨立思考。所以進了大學我懂得自我管理,不會因突如其來的自由而失控,走向放任的極端。

家人怎樣看你的裝扮?

我家三口──我、太太和女兒──都有己見有個性,互相尊重,不隨便干預,不妄下判斷,只會提出有建設的意見。婚後,我一箱箱個人護理物品搬到新居,比太太的還要多。她也是唸新聞與傳播的,自不會大驚小怪。女兒會帶我到Sephora看化妝品。她沒有為心目中的爸爸劃定框框,我為此也挺自豪的。

S. Lo

本文出自《中大通訊》第523期(2018年9月)

標籤
馮應謙 新聞與傳播學院 性別 化妝 服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