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上友名

心誠如初

吳森雋翩然躍動舞壇內外

吳森雋架起一副文青眼鏡,一談起道家便眼神靈動,跟彩燈下一身拉丁舞裝扮的他截然不同。他喜歡鑽研中國哲理,尤愛莊子,「體育舞蹈員時刻面對成敗,道家助我把一切看得雲淡風輕。」

2007年起,他連續十一年入選香港體育舞蹈精英代表隊,曾於2014年亞洲體育舞蹈錦標賽奪冠,剛於7月在台灣舞蹈節暨WDSF大滿貫賽摘下一金一銀。在舞池躍動十四年,他試過在初賽遭淘汰,也遇過瓶頸。「道家給予我喘息空間,讓我在挫折中找到意義,視之為成長經歷。」

吳森雋與林惠怡去年於亞洲室內暨武術運動會贏得體育舞蹈銀牌 <em>(港協暨奧委會圖片)</em>

吳森雋舞藝非凡,亦文采斐然,曾獲全港學界對聯創作比賽大學及大專組冠軍,喜歡研究古籍,閒時賦詩填詞。他的中文成績卓越,獲文學院院長頒授學術成績嘉許獎,也多次獲得學術獎,如香港亞洲獅子會獎學金。憑藉優秀的舞蹈與學術表現,他在2011年獲頒新亞書院最高榮譽──「誠明獎」。

中國語言及文學系何志華教授是他的畢業論文導師,為他親撰「誠明獎」讚辭,稱許他能融會貫通,兼善多方,而且畢業論文別出心裁,全面蒐集《鹽鐵論》所見道家詞彙及典故,力證桓寬並非純粹儒家學者,釐清前人誤解。何氏認為其嚴謹治學、舞蹈熱忱均展現「誠明」精神。

盧瑋鑾教授頒「誠明獎」予吳森雋

舞池上,吳森雋隨着曼妙音樂忘我搖曳,誰知道他背後的辛酸?為了負擔昂貴的拉丁舞學費、場地租借、舞衣、參賽的交通住宿等費用,他自中學起任職私人補習導師,試過同時教五個學生,每天只有上學、補習、跳舞。「我每年去十多個地方參賽,幸好當年獲中大頒發不少獎學金,給予我經濟支持。」

熱愛的程度決定一個人走多遠。「我很喜歡我的學科,也熱愛跳舞。我在往返學習跳舞的車程看書,平日溫習得累了,便會跳舞,兩者相輔相成。」他很享受投入文字與舞蹈世界之時的忘我狀態,縱使偶遇瓶頸,他仍自得其樂。

跳舞與寫作看似風馬牛不相及,但吳森雋不以為然,「舞者以身體語言表達對人生的感悟,猶如詩人以筆墨抒情,兩者有異曲同工之處,不過是內心的一份真誠。」

《中庸》有云:「誠之者,擇善而固執之者也。」彩燈下的角逐容易令人迷失,吳森雋力求保持赤誠之心。「舞壇宛如一個小型娛樂圈,總會有名利之爭,所以我時刻提醒自己順應自然,莫忘初衷。」

現時吳森雋與太太開辦舞室教舞,試過遭業主加租五成,令營運百上加斤,但他們沒有大增每班的學生人數以抵消租金壓力,因為會影響教學質素。拉丁舞特別之處,在於兩位舞伴的默契,如彼此難以合作,吳森雋會教他們相處之道,「教跳舞並非純粹教技巧,也要教他們待人接物和人生態度。」

今年3月,吳森雋加入政府的青年發展委員會,冀透過聆聽與溝通了解政策制訂的原意,參與討論青年的學業、事業和置業議題,「孟子曰:『無恆產者無恆心』,沒有固定房產和收入,青年為生計疲於奔命,何以有心力追求人生理想?」

租金飆升是文化、體育和藝術界的困境,吳森雋有朋友礙於租金問題放棄舞蹈教學,「資本主義社會往往追求成本效益,但文、體、藝需要三至五年的經濟支持,才會慢慢開花結果。」他認為人心愈躁動不安,愈需要文、體、藝的滋養。

老子常以水、器皿等日常之物說明人生哲理:碗空方可盛飯;虛懷若谷才會長智慧;至柔如水,能冲決堅石。吳森雋成為青年發展委員後學習聆聽各方,舞藝獲社會讚譽卻泰然處之,時刻緊記學舞的初衷。舞壇內外,心誠如初。

文/資訊處 Jenny Lau
圖/Keith Hiro

本文出自中大網頁(2018年11月)

標籤
吳森雋 校友 何志華 中國語言及文學系 文學院 新亞書院 十大優秀青年 誠明獎 體育舞蹈員 舞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