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郵給朋友列印

吳偉明談日本流行文化

吳偉明教授
日本研究學系

你是否很喜歡看漫畫?

我從小到大都愛看漫畫。因為我研究思想史,所以喜歡看與歷史有關的漫畫,有些有深度的,對人生思想有啟發的我也喜歡看;例如《蟲師》便不錯。舊的如手塜治蟲我很喜歡,很有靈性,很有哲理,大友克洋的我也愛看,雖然他以科幻包裝,但談的是人性。

這是你的研究方向嗎?

我有兩個研究方向,一是中日思想文化交流史,另一面是日本流行文化。

是否有點南轅北轍?

對我來說是互通的。研究流行文化時,以往思想史研究的訓練會影響我,我會像做思想史那樣探討流行文化;而我處理思想文化交流史的時候,流行文化的一些理論,如本地化、混種化,又可以借用。

你為甚麼喜歡做研究?

做研究得到的滿足感最大。做研究的時候,好像能脫離現在2014年這個空間,覺得自己生活在德川時代,當我研究那堆東西的時候,和古人好像有種神交,這種感覺是很奇妙。

為何對德川時代的日本特別感興趣?

我們身為中國人,做這個時代的研究,有條件做得比日本人更好。尤其是我專研德川時代漢學與日本本土思想的交流,我們閱讀古文的能力不會比日本人差,又有中國儒家、中國哲學的背景,所以做這種題目我們是有優勢的。

我們在311地震看到日本人守法、有秩序一面;但在福島核災,又見到東京電力不負責任、隱瞞的陰暗一面。這種矛盾現象應如何解釋?

日本人的公民意識很強、很團結,國民質素很高。如果在外國,停水停電馬上就動亂,但他們不會。但企業的情況就不同,它們的許多行為,以歐美標準來衡量是不夠好的。你看《半澤直樹》就知道,企業很多隱瞞,很多勾當,要下級承擔責任,甚至有一些制度性的貪污,還有所謂金權政治,與政府的關係千絲萬縷。日本人在公民層次是值得敬佩的,但企業層次則還有許多問題。

當初為何想到寫博客「知日部屋」?

我在博客提出「反日不如知日」,這是一個態度。雖然博客能發揮的影響力不大,但總算能夠提供多一種聲音。傳媒有許多關於日本的報道是譁眾取寵,亂報一通,我在這裏寫出來,起碼多提供一個角度讓人家去看事物。

現在為何很少寫博客了?

近半年我已經轉了去寫臉書,一來是喜歡臉書比較多互動,第二是我愈來愈忙,而博客文章比較長,多半五百至一千字。臉書寫幾句就可以。我不想忙到完全斷絕與外界的溝通,所以暫時就用臉書的形式。

你在忙甚麼?

我有幾本書準備出版。一本叫做《德川日本的中國想像》,已交給出版社。另一本《日本流行文化與香港》,已答允出版社年底交稿。第三本《易經在日本、韓國、越南及琉球的傳播與改造》,計劃明年會完成。

錄像

上一個下一個

快速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