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上友名

一人有一個故事——工程系校友顛覆傳統出版

林曉鋒從機械與自動化工程學系博士畢業後當即從商,開創遊戲機手掣公司。三十八歲的他最近忙於越級挑戰出版界,開闢個人化兒童故事書訂製。

林曉鋒校友

三十八歲的林曉鋒單在科學園的浚湖樓就有兩間公司、一家意大利餐廳。採訪當天,我們先來到其中的科研公司Sengital。淡黃色隔板間開數個工作區,坐着一排排二十出頭的瘦削男生,每人對着兩面以上的電腦屏幕專心致志。

「當年你在中大讀工程時是否也像他們這種……」「宅男。」林曉鋒笑着搶答。「每天不是去實驗室,就是上圖書館。」

他沒有打過工,一畢業便創業。做老闆之前在中大機械與自動化工程學系,一口氣讀完學士、碩士、博士。讀博士時研究的是動作感應,並發明了虛擬鍵盤和滑鼠。

畢業前,工程學院推薦他參加電子展覽,其間認識了中大商學院的譚安厚(Hugh Thomas)教授,鼓勵林曉鋒參加創業計劃比賽。

「我對此一竅不通,於是關起門來,一個月不眠不休,鑽研寫計劃書。結果比賽拿了冠軍,才發覺原來創業也是一個選擇。」

面前的他陽光、隨和,說話用字很正面。他說自己並非特別有創業家精神,一切只是順其自然。「我的生命仿佛跟着中大的教育走,一路循規蹈矩,教授叫我參加比賽我就參加,贏了一個,就參加下一個。人生每天都有很多機遇,我只是做了把握那一下。」

他的第一桶金,是靠做遊戲機手掣內的動作感應器賺來的。「只要你玩過Wii或PS3,就光顧過我的動作感應產品。」

正當想繼續問下去,他出其不意地說了句:「其實我對遊戲機手掣業務已喪失興趣。獎牌早已拿夠,是時候放在一邊,我今年的目標是拿文學獎、兒童故事獎。」

於是領着我們走出Sengital,穿過走廊,推開另一扇玻璃門——眼前的辦公室明亮鮮艷,墻上貼着手繪插畫,和那邊廂的氣場迥異,原因之一是多了女員工。

這兒是林曉鋒最新創立的夢想創意公司,做的是和電子工業風馬牛不相及的個人化兒童故事書訂製服務。

林曉鋒慷慨地讓我體驗了一次何謂個人化故事書製作。他的同事打開公司網頁,讓我輸入英文名字,揀選和自己相符的頭像。確認之後,林曉鋒指着辦公室盡頭的一部伺服器,說那裏正在啟動演算法,將三千個情節元素組件,摻雜排序,從一億個組合可能中產生出獨一無二的故事。

高速數碼印刷機

故事由伺服器傳送到一台足四米長的高速數碼打印機,一眨眼就列印出書肉、書皮、貼紙。工作人員用鐳射切割機勾出貼紙輪廓,再以光學定位機切除書的出血位。最後加上封面封底訂裝,整個過程在五分鐘內大功告成,一本A4大小、一厘米厚、印刷精美的故事書已被我捧在手中。

我的英文名字成了整個故事的主角。而組成名字的各個字母化為賦予主角的一件法寶,輔助「我」學習不同的美德,例如欣賞自然、關心老人、愛護公物、解決問題。

林曉鋒說這個是專屬我的故事,「即使有人和你名字相同,得到的故事也會不一樣。」

鐳射切割機勾出貼紙輪廓

新業務同時在顛覆出版業生態。「傳統圖書出版牽涉作家、印刷、出版、發行、零售。我現在是一人獨攬。自家故事,自家印刷,自家出版與發行;傳統的圖書代理要有倉庫做貨存,我這裏不用;以往是代理付錢給供應商,而我是分錢給代理。」

商業模式的革命意味着一次又一次離開自己的安舒區。「我要和文人、作家、藝術家、畫家、插畫師打交道;此前未接觸過工廠的生產模式,也未做過品牌,未碰過涉及代理的生意,而且第一次有上市的計劃,林林總總都是從零開始。」

印刷、訂裝、包裝五分鐘內完成

林曉鋒說他的夢想是藉個人化故事書帶給下一代正面的價值觀:「我讓小朋友自己當故事的主人翁,他們讀着自己的名字,看着自己的卡通樣在做好事,就會逆向投射覺得自己是個好人,覺得書中說的美德都是自己的本性。還有甚麼教育比這更強大嗎?」

林曉鋒不給人生設任何框框,在科研、商業、文藝創作與出版間游刃有餘,自言「根本沒有當在工作,而是每天輕鬆而充實地生活」,我認為這才是對下一代最正面、最有說服力的言傳身教。

文/資訊處 Christine N.
圖/Keith Hiro

本文出自中大網頁(2015年8月)

標籤
林曉鋒 機械與自動化工程學系 機械與自動化工程 創業 出版界 兒童文學 工程學院 譚安厚 工商管理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