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飾三角的李立峯院長

(Photo by ISO Staff)

李立峯教授

 

上任院長近一年,你認為院長的工作跟教學、研究有甚麼不同?

院長要擔當行政工作,管理部門、幕後計劃,與教學和研究性質不同。研究大多出於個人興趣;教學便是專注於自己任教的科目。院長則要從大局考慮,協調不同科目。以傳媒法為例,傳統是教誹謗、藐視法庭等內容,但現在部分學生想從事廣告、創意媒體等行業,對他們來說,版權的知識可能更重要。十三堂課是否足以包含所有內容?這時可能要在必修科外,開設另一選修科,這些並非老師自己可以決定,院長便要想想如何協調課程來平衡不同同學的需要。

院長的另一項職責是擔任新聞獎評審。過去我便擔任中大、香港報業公會以至世界報業協會的新聞報道獎評審。

可以分享做院長的挑戰和樂事嗎?

世界不停轉變,業界變化很快,大學都要回應這些轉變。很多人說香港以至全球的傳媒行業式微,其實不然,只是行業正在急速轉型,一方面有紙媒虧蝕、裁員,但另一方面有網媒、小眾媒體崛起。現在媒體物色的員工也與以前不同,以前新聞行業重視語文能力,後來員工要懂得拍片、剪片,現在就要構思資訊圖像。轉變會一直持續,學院也不能故步自封,要緊貼世界的趨勢。

大學以外,還有一個龐大的業界,涵蓋新聞、廣告和創意媒體,增添一些複雜性。另外,很多業界的資深從業員都是我們的舊生,對社會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所以學院要與他們建立聯繫。學院亦有非常專業的行政人員團隊、老師之間關係良好,使院長的工作更容易順利。

新聞和傳播學院有甚麼發展方向?

現在傳播行業的界線愈來愈模糊,新聞、廣告、公關、創意媒體行業有很多地方重疊,我們規劃課程時,要考慮到這一點。第二,以前記者、編輯寫稿,翌日讀者便可以在報攤和便利店買到報紙,記者和編輯不用涉足發行這一部分,所以院校也不會提供有關訓練。然而,現在新聞從業員要兼顧發行的職責,例如甚麼時候上載、更新新聞,及如何推廣新聞等,我們規劃課程時,也會把發行這個元素加入其中。

你擔任院長,又要做研究、教學、出書,還在報章寫專欄,如何分配時間?

這些工作無可避免要同時進行,但會有優先次序。早前立法會補選,我就在專欄寫了兩篇文章,但當然是學院的工作優先。個人喜歡教學,學生反應好,自己就有很大成功感。院長的工作十分重要,如何分配資源來幫助同事進行研究、如何設計或改動課程來回應轉變,都會對整個學院以至大學有深遠影響。

你認為新傳學生應如何裝備自己?

有意投身傳播行業的人應不停嘗試、學習新事物,並勇於接受變化。另外,無論是記者、創意媒體或廣告,都要有好奇心,與世界有更多接觸。觀察更多,思考更多。

本文出自《中大通訊》第51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