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談實錄

李繼業的安全網

(Photos by ISO Staff)

李繼業先生

 

你從事安全事務多年,如何界定「安全事務」?

「安全事務」的範圍很廣泛,無論在工地、實驗室、餐廳,甚至辦公室,都與之有關。此外,安全事務還包括職業健康,例如員工在工作間接觸或吸入危險化學物質、在辦公室使用電腦時姿勢不正確所衍生出來的健康問題,都是我們關注的範疇。政府在1997年實施《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但中大於條例生效前已成立專責部門負責安全事務。由於大學涉足很多創新技術和研究工作,現行法例亦未必緊貼和涵蓋所有情況,所以我們進行安全健康評估時,需要搜集很多資料,甚至參考相關範疇的文獻。

在大學推廣安全意識,跟在其他機構有甚麼不同?

在以前的工作崗位,我主要確保在職人士的職業安全和健康;現在的服務對象層面廣闊很多,有教職員、學生、建築承辦商,甚至途人。中大校園是對外開放的,假日有不少遊客來訪,我們也要保障其安全。

另外,過往我在其他崗位接觸的受眾大多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現在就須要服務來自不同地方的人士。大家因為文化背景不同,對安全意識的看法也不一樣,例如處理化學物品時戴手套、不應戴手套按升降機的按鈕等,我們也要耐心解釋背後原因,好說服他們改變習慣。

你在中大護理學院畢業,對你的工作有沒有幫助?

我在中大取得護理學學士後,再於澳洲取得職業衞生碩士,數年後考獲美國職業環境衞生師的資格。我了解工作環境和健康之間的關係,這方面的知識有助我認識職業病的成因、治療和預防的方法。另外,護理學知識對我評估醫學和生物科技工作的風險也有莫大幫助。

有沒有在工作的地方遇上意外發生?

加入中大前,我在另一所大學從事健康安全事務工作。有次接報一個前實驗室的工地冒出白煙,我們到達現場時探測到氯氣,校方隨即疏散教職員和學生,事後消防員找到一盒白色的不明粉末並撿走化驗,證實是二甲基二氯化錫,估計在裝修期間,工人把該化學物品誤當普通垃圾並且不小心打翻。工人見冒煙,嘗試潑水拍打,反而釋出更多刺鼻的氣體,三名同事吸入氣體送院。調查後發現,原來實驗室負責人在交場時,在閣樓遺下了積存多年的化學品,而建築工人對化學物品不太認識,釀成是次意外。之後,我們在該校推行了一個強制申報制度,以確保所有師生交還實驗室,或學系實驗室負責人交場進行裝修工程前,已經妥善處理所有化學物品,以保障他人安全。

在中大上任後,我希望推行類似申報制度,如果實驗室要進行維修保養,負責人在交場前必須申報已經處置所有化學物品;現在中大也有申報制度,但只屬自願性質。

未來的工作方向是甚麽?

我會鼓勵部門多與友校交流,雖然坊間不少機構都設有從事安全事務的部門,但大學就像一個微型社區,有不同性質的單位和學科,自成一個板塊,所以我想加深大學同行往來溝通,集思廣益。另外,我們也會主動加強校內溝通,例如舉行聚焦小組討論,邀請學生參與,提高大家的安全意識。以實驗室為例,老師未必能夠分身監察每位同學的工序,所以我們要提高同學本身的安全意識,防患於未然。他們畢業後,我亦希望他們能帶這份意識去工場,終身受用。

現時中大有八百多個實驗室,但我們只有數名同事負責巡查工作。在中長期方面,我會爭取增聘人手,以應付校內不斷提升的需要。另外,因應消防處修改《危險物品條例》,大學將增建十八個危險品倉庫,我們會協助籌建工作。

*生物安全櫃、化學抽風櫃、溶液運送量、廢料收集和處理量的數據為2016–17年度

本文出自《中大通訊》第518期(2018年5月)

標籤
李繼業 校園安全 職業安全 大學安全事務處 處長 非教職人員 校友 護理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