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共賞

丁公的兩座山

文物館上年舉辦的展覽「小園花放──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六十周年書畫藏品展」中有一幅藝術系藏丁衍庸丁公的晚年之作《遊山樂》,其構圖簡潔、筆墨稚拙,配上自題詩云:「黃公遊山去,雲林上陽臺。萬山開笑臉,一水飛舞來」,詩情畫意中更見天真爛漫,不僅讓人看了不覺嘴角微揚,心情大好,亦不難憑畫想像丁公其人之可愛可親。

丁公是藝術系創系教授之一,深受其門生愛戴。其授課多是即席示範,也不時依同學所出題目即興為之。加之揮毫快速,因此作品題材多樣,數量龐大,也時有驚喜之作。完成後,他幾乎都寫贈課堂圍觀者,或任由珍愛者取走,慷慨襟懷,可見一斑,亦讓後學不禁為生不逢時深深扼腕!

文物館新入藏《登高圖》即是其中一件課堂寫贈之作。據受畫者及丁公學生徐志宇先生憶述,當日上課正逢重九,徐先生即興提議老師示範應節之作,丁公欣然應允「為志宇作登高圖」(題跋語),遂繪成這幅趣味橫生的山水畫。不過畫中佇立山頭的二人雖亦有丁公畫一貫的卡通味,但取法八大的畫面山勢險絕,筆墨蒼涼,與《遊山樂》之活潑明麗迥然有別。

畫上題詩亦是丁公即席創作,前三句是:「九月九日在他鄉,他鄉無日不思鄉。欲望故鄉在何處」。走筆至此,丁公為第四句寫下「高強」二字便沒有繼續。翻查丁公生平,可知道他1949年移居香港之後,一直無法回鄉。不僅珍藏的古代書畫被毀,更與家人兩地相隔,無法見面。題畫詩無法續上,會否因為情緒激動,難以成句?不得而知。可知的是在色彩悅目的《遊山樂》以外,丁公心底確實還有《登高圖》中思鄉愁緒彌漫的黑白世界。

今年適值丁公辭世四十周年,其於中大藝術系的門生友好將珍藏數十載的丁氏遺作捐贈文物館作永久庋藏,並於2018年5月12日至9月2日假文物館展廳二舉辦展覽,取名「筆墨留情──丁衍庸與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門生友好的藝緣」。所有展品都是丁公真情流露之作,從幽默戲謔到勉勵嘉許、婚壽祝賀等,無不寄託了他對學生友好的深摯情誼,讓我們得以窺見藝術家豐富的內心世界與待人處世的一片赤子之心。

《遊山樂》(左),《登高圖》(右)

本文出自《中大通訊》第518期(2018年5月)

標籤
文物館 丁公 藝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