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共賞

如花

以花比喻女性由來已久。除了單純作姿容上的類比(如李漁語「名花美女,氣味相同,有國色者,必有天香」),也有像麗娘與黛玉那種感傷花朵如同自己般美麗,卻也同樣無法自主的身世之嘆。

這幅文物館正在展出的《美人芳樹圖》題有「夢入羅浮,滿衣清露暗香染」之句,用上了「羅浮香夢」的典故,背後也是個美人與花的故事。唐代傳奇小說《龍城錄》記趙師雄在廣東羅浮山巧遇一位淡妝素服的女子,交談間但覺芳香襲人,語言清麗,於是邀她酒肆共飲,醉醒後卻發現自己孤身在梅花樹下,惆悵不已。旖旎的羅浮一夢成了仕女畫家常畫的題材「羅浮香影圖」,表現手法主要有兩種,其一接近故事畫,把在酒肆喝酒的趙師雄也畫進去,其二則如此作,只描繪靚妝女子立於梅花樹下。

「羅浮香夢」無疑是一個男性視角的綺夢,引用典故的這幅作品,卻出自女性之手,那又是另一個如花佳人的故事。作畫者金禮嬴出生於世家大族,自幼跟隨祖母學習儒經和佛典,工詩善畫,書法晉唐,兼工漢隸,是位才女。她是藏書家王曇的繼室,二人常切磋詩書畫,後因家庭貧困,需賣畫維持生計,並因操勞過度,年僅三十六歲病逝,去世後葬於杭州散花灘梅林叢中。

畫下《美人芳樹圖》時,金禮嬴三十一歲。之於現代女性,那大概是剛開始不再毛躁,有能力讓人信任依靠的黃金年歲,未來還有無限可能,但對於金禮嬴來說已接近人生的尾聲。拈花微笑,眉眼含情的溫潤仕女,配以「千樹易老,怕紅顏旋減,芳意偷變」的凄婉詞句,讓我們看到畫裏畫外,佳人如花。

Heidi Wong

本文出自《中大通訊》第546期(2019年11月)

標籤
《美人芳樹圖》 書畫 文物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