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共賞

爸爸辛苦了!

<em>居廉<br>
《牽車》<br>
1874<br>
絹本設色<br>
26.5厘米<br>
(何耀光先生、霍寶材先生、黎德先生及其他人士惠贈 )</em>

父親節剛剛過去,大家有沒有趁此機會好好向爸爸表達愛意呢?文物館在此為各位辛勤的爸爸送上一份遲來的父親節禮物。這幅由清末廣東大師居廉(1828–1904)所畫的《牽車圖》相信會令各位爸爸深有共鳴!

這幅扇面的右方是兩個孩子坐在木頭車上玩耍,中間則是媽媽站在車頭一手揚鞭,一手執韁。順着韁繩看過去,我們可以看到牽着車的不是牛,也不是馬,而是手腳繫上韁繩,兩手抓着車把,還一面回頭笑得好疲倦也好溫柔的爸爸。爸爸心裏面在想甚麼呢?我們可以從畫上題詩知道:

自嘆苦生涯。一個家,千觔車,精疲力竭為牛馬。兒飢叫爺,女寒叫爹;胭脂娘子鞭還罵。勸渾家,休怨咱,都是命途差,世事太紛拏,相就些,莫嗟呀。猙牙慧舌何為者,沁心有茶,養目有花,富貴榮華隨他罷,力不加,肩難卸,拖得似人蝦。

《牽車圖》這個題材並非居廉首創。揚州派畫家黃慎(1687–1770)也有《牽車圖》傳世,現藏天津博物館。畫中的爸爸同樣「拖得似人蝦」地拉着一家大小,但卻愁眉深鎖,滿臉滿身的不情願。相比之下,居廉筆下的爸爸雖然臉上也看得出疲態,但會笑着哄老婆說「罵到臉容扭曲不是很無謂嗎?還是喝口茶潤潤心,賞賞花養養眼吧」,真的是個很有生活智慧的暖男呢。

比黃慎時代要晚的袁枚(1716–1798)在《小倉山房詩集》中亦有詩回應一幅由許滄亭所畫的《牽車圖》。從他的詩中,我們可以看到相當類似此圖的元素,例如「全家置一車,主人牽以走。車中坐妻孥」和主人「精神難抖擻。猶有眷戀心,一步一回首」的設定、狗與尊罍的出現等。詩中「試問牽車人,何如車上狗!狗態尚安閒,汝身能逸否?」的感慨,相信居廉筆下的爸爸聽到也會大力點頭,表示認同吧。

文物館藏的這張《牽車圖》,純粹是畫家的「戲筆」,是一個辛苦愛家的平凡爸爸的自白,表現作者生活化的幽默感,也讓我們看到當爸的不容易。

Heidi Wong

本文出自《中大通訊》第540期(2019年6月)

標籤
居廉 《牽車圖》 書畫 文物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