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上友名

向朝九晚五說再見

新聞系校友、前無線新聞主播方健儀分享多姿多彩的全職自由工作。

<em>(Keith Hiro攝)</em>

方健儀發出訪問邀請後,筆者心裏並不敢抱太大期望。她的臉書專頁天天都有多姿多彩的工作更新——電台的、電視的、廣告的、慈善的、香港的、外地的……豈料她爽快地在電郵答應了,還主動邀筆者以WhatsApp保持溝通。

訪問在下午三時半進行,她先在香港電台錄了兩小時健康節目「精靈一點」,到達訪問現場時果真非常「精靈」,臉上毫無倦意。她禮貌地問時間可否控制在一小時內,因事後還須趕交一篇專欄稿,以及約了時裝設計師洽談服裝贊助。

這位前無線新聞主播在一年多前,辭任廉政公署高級新聞主任,宣布成為自由工作者。她承認那是個冒險的決定。

她記得,回復自由身之後接到的第一份工作,是到一所中學講授公關危機處理。「這第一份工作的收入是一千元。當時我想,嗯,預計未來接的工作都是每次一千了,不錯啊,接二十份就有二萬了。」她打趣道。

現在再找她合作的單位,當然知道那是天方夜譚了。

她是筆者見過接觸面最廣的活動司儀與節目主持,財經、科技、美容、時尚、電影、親子……能數得出的界別她似乎都能淡定駕馭。對於自己不熟悉的範疇,她表示會根據行業特性而充分準備:「譬如主持地產節目,我會事先學習相關術語,像清水樓(無裝修單位)、黑廁——別以為是黑色的廁所,其實是指沒有窗戶的廁所。」

那甚麼節目參與得最開心?「烹飪節目。但我不是那種『哎呀好好味啊!』『好有口感啊!』的路線,」她提高聲線作無知少女狀,「我想開拓另類風格,智慧型烹飪——食材間怎樣搭配,產生怎樣的化學作用,我會認真構思。」

開放而嚴謹的工作態度令她甚為吃得開,頻頻亮相於不同媒體。能碰見方健儀的地方還有大學教室。去年她回母校新聞與傳播學院開課,教授公共關係。

「我教的是記者與公關的角力。我兩邊都涉足過,知道記者像前鋒,要攻要搶;公關像後衛,要擋要防。但其實兩者可以優化協作。如果多了解記者的需要,公關的工作其實很易得心應手;同樣地,如果想當記者,只要了解公關的策略套路,就能避免淪為宣傳工具,提煉出獨有角度。」

方健儀:「我是個好動的人,愈辛苦愈覺得來勁。」<em>(Keith Hiro攝)</em>

她形容自己是個好動的人,喜歡衝出香港,挑戰不熟悉的環境。曾應邀提供企業培訓,連續兩星期走訪八個內地城市,分享誠信的重要。「那兩個禮拜搭了十次飛機,除了週末,每天搭一次,很辛苦,但我出奇的享受。有時我也覺得自己是個被虐狂,愈辛苦愈覺得來勁,工作完畢回到家甚至感到失落,『怎麼一眨眼就過去了?』」

她的不甘穩定還體現在形象突破上。她剛被雅虎香港評為「2015年十大網絡焦點人物」,原因大概在於她前陣子在《100毛》「毛記電視」客串主播,以及在惡搞音樂頒獎禮中演唱改編〈風箏與風〉的〈中東與綜〉,獲網民激讚。

「演唱前有猶豫,我行嗎?會走音嗎?但轉念一想,怕甚麼,人一世物一世,去吧!如果不是這個豁出去的心態,今天的路就不會愈走愈寬。」

講完自由,講不自由。有甚麼工作是不接的嗎?「財務公司、醫學美容類的,我都不能接受。我很警惕每份工作潛藏的社會影響。」

方健儀:「如果不是當初豁出去的心態,今天的路就不會愈走愈寬。」<em>(Keith Hiro攝)</em>

她說自己身上仍帶着當初從事新聞的使命感,希望善用名氣帶動社會正面發展。「很多人覺得做幕前、當明星就等同打扮得漂漂亮亮然後賺很多錢,僅此而已;但公眾人物最重要的資產是他們的支持者和影響力。只要拿捏得準,每份工作都可以達致教化作用。所以雖說很自由,但也一點不自由,而這個不自由的框框是自設的。」

每天捨棄安全感,跳入未知領域,內心稍不強大又豈能禁受得住。眼前的方健儀從容自如,但正如英諺語所言,靜水流深(Still water runs deep),背後的努力與堅忍不言而喻。

文/資訊處 Christine N.

本文出自中大網頁(2016年1月)

標籤
方健儀 校友 新聞與傳播學院 新聞系 新聞主播 自由工作者 社會科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