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上友名

捕光捉影四十載

社會系校友冼杞然導演細數歷年得意之作

冼杞然導演 <em>(Keith Hiro攝)</em>

冼杞然導演,對年輕一輩電影觀眾而言,也許是個陌生的名字,但在八九十年代,他曾執導逾二十部票房與口碑俱佳的作品,其中《三人世界》是香港中產喜劇的代表,《黑貓》是當年罕有的港產女特務電影,史詩式巨片《西楚霸王》開創中港台合拍片先河。而近年,他參與監製的《刺客聶隱娘》在康城影展上大放異彩。

現年六十有六的冼杞然1975年畢業於中大社會系。談及社會系似乎盛產電影與戲劇人才,像許冠文吳昊古天農等,冼杞然笑言是偶然也是必然:「社會學有門學問叫方法論,訓練學生科學分析社會事件,多角度剖析問題,將現實生活中看似混亂的事情整理成有序系統,於是唸社會學的人很自然衍生出寫劇本以至統籌各路人馬的能力。社會學的訓練影響了我整個事業與人生。」

冼杞然的《西楚霸王》開創中港台合拍片先河<em>(Keith Hiro攝)</em>

他在電影界的全盛期,應數在德寶電影公司出掌執行董事的1985至92年。黃金八年執導的眾多作品當中他最滿意哪部?「每一部。我以它們為榮,為香港電影界塑造了中產階級文化。」八十年代香港經濟起飛,中產階級冒起,社會觸覺敏銳的冼杞然把鎂光燈照向這新興群體,拍出以《三人世界》為代表的清新都市喜劇,在題材、意識、用人上開了新風。

他以低成本、高效益見稱,一門心思創作高質素劇本,於德寶成立編劇組,培養出陳嘉上陳慶嘉葉廣儉等電影圈後來之秀。「儘管作品收穫不到掌聲與獎項,但栽培出一班電影界人才,若干年後回首仍令我心滿意足。」

94年,冼杞然率行業之先涉足中港台合拍片,執導了鞏俐主演、張藝謀監製的《西楚霸王》,氣勢磅薄,千軍萬馬,在尚未有電腦特效加工的年代是部難能可貴的佳作。

雖然《西楚霸王》後他退居行政管理,移師內地創立日式百貨,但冼杞然堅稱自己從沒離開過電影,只是靜待好題材的出現。

他 2012年監製了侯孝賢的《刺客聶隱娘》。問他具體為此戲出了哪些力?「像侯孝賢這樣的名導演,我沒可能在他的強項——藝術和創作上多加指點。但到了他的薄弱環節,就得聽我的。」侯導演弱在哪裏?「錢唄!」冼杞然呵呵大笑,「找投資人的工作他全權交給我。還有跟內地政府部門打交道,譬如他要往武當山取景,我就得幫他申請批文,爭取當地政府支持。」

《終極勝利》由Joseph Fiennes領銜主演

今年6月在香港上映的中美合資電影《終極勝利》是冼杞然執導的最新力作,由《寫我情深》飾演莎翁的約瑟費恩斯(Joseph Fiennes)領銜主演,以二戰期間日本在山東設立的濰縣集中營為背景。

影片主角李愛銳(Eric Liddell)是出生在天津的蘇格蘭人,曾獲奧運會短跑冠軍,及後回到中國執教,抗戰期間不幸被日軍抓進集中營。他在奧運會奪冠的經歷曾被拍成奧斯卡最佳電影《烈火戰車》(Chariots of Fire),而《終極勝利》講述的是他在山東濰縣集中營與中國車夫徐牛(竇驍飾)一起營救各國戰俘的故事。

此戲籌備前後十年,冼杞然說最耗時的部分是資料搜集,他輾轉美國、加拿大、英國等地尋找戰爭生還者,採訪了很多受過李愛銳幫助的人和他們的後代。拍攝過程一絲不苟,力求還原每點歷史細節,像李愛銳任教的學校禮堂,是傳統英式的古舊建築物,遍尋不獲,唯有花個多月時間設計、興建,只為在戲裏呈現完美的幾秒鐘。

冼杞然高舉《終極勝利》中象徵希望的風箏<em>(Keith Hiro攝)</em>

冼杞然直言並不滿意《終極勝利》在港上映時被刪掉二十分鐘。11月14日他將攜足本導演剪輯版到中大邵逸夫堂舉行電影欣賞會,讓中大人對此故事有更佳體會。

訪問兩小時間冼杞然侃侃而談,聲如洪鐘,渾身透着一股霸氣,說到興頭上會放聲大笑,不失可愛。訪問甫結束,他水都不喝一口就移步到工作室的會議間,投入和另外三位電影人的熱烈討論。他助手輕聲告訴筆者:「他是昨晚才下的飛機,到現在還未怎麼合過眼,這老人家簡直比劉德華還能熬!」也許,全情投入到自己喜愛做的事,消除工作與生活的界線,正是他永葆朝氣的秘訣。

 

文/資訊處 Christine N.

本文出自中大網頁(2016年11月)

標籤
校友 社會學系 電影業 邵逸夫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