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上友名

律師的自我修養

資深大狀王鳴峰游刃庭內庭外

工商管理校友、資深大律師王鳴峰

根據香港大律師公會的數字,在香港執業的資深大律師合共只有九十九人,王鳴峰是其中之一。訪問當天他西裝筆挺,架着玳瑁眼鏡,胸前一條火紅領帶分外惹人注目,上面一排排「人」字型花樣,仔細一看原來是聯合書院的「光輝聯合人」雕像。經筆者指出後,他把領帶拉拉平,略帶自豪的問:「漂亮吧?」

這位聯合校友二十多年前在中大唸工商管理,主修財務,副修經濟學。怎會搖身一變成為律政強人?

「工商管理課程有兩科與法律相關的必修科,一是公司法,二是商業法。這讓我初次體會到法律是怎麼一回事,發覺自己甚是喜歡,而且毫不吃力就能考得A,繼而萌生轉習法律的念頭。」他乾脆利落的回答。

1994年,王鳴峰取得工管學士學位,同年獲選為羅德學人,負笈英國牛津大學進修法律。羅德獎學金是全球公認最難考取的獎學金,香港每年只有一個名額。「那真是天大的幸運!」事隔多年憶述,他依舊喜形於色。

在牛津以兩年時間修畢三年的法理學課程後,1997年王鳴峰學成返港,實習一年後成為執業大律師,2013年更獲委任為資深大律師。

十五年內從大律師晉級為資深大律師,王鳴峰說秘訣在於「準備、準備,還是準備」。「當我們在法庭上看見某律師的陳詞無懈可擊,或是盤問被告時扼要精到,他背後很可能已花二三十小時審閱文件,掌握案情重點和過往案例。只要對待每一宗案件都花足心思與時間,庭上的對答自然流暢,法官的評價自然高,對方律師自然對你刮目相看,客戶自然信賴你,個人聲譽便慢慢建立起來。」

他的成名作包括起訴「國際大鱷」老虎基金亞洲的內幕交易,以及申請凍結國美電器創辦人黃光裕十六億元資產。這些證監法方面的戰績令他2014年獲證監會邀請加入董事會成為非執行董事,參與證券市場的政策制定。王鳴峰說這公職帶給他無窮的滿足感。「完善的政策能為香港金融市場把關,守護核心價值,提升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這麼有意義的工作,零薪酬我也願意幹!」

前不久,股評人David Webb點名五十隻「不能碰的港股」,港股質素參差問題成為一時熱話。王鳴峰透露,證監會已銳意整頓股票市場,杜絕股價大幅波動現象。他明言:全面提高新股上市門檻勢在必行。

「香港有一千多家上市公司,當中具質素的、令市民安心投資的有多少?提高上市門檻,目的是提高對投資者的保障。只有改善上市公司的質素,減少欺詐小股東的行為,才能吸引更多海內外投資者,長遠地維持香港這個上市平台的競爭力。」

他同時是大律師公會的中國業務發展委員會主席,扶助香港新晉大律師開闢內地市場。王鳴峰指出,隨着中國企業到海外的投資愈來愈多,對國際商業仲裁的需求也愈來愈大。但依目前來看,國際商業仲裁市場多由英國大律師佔據。「英國的大律師公會經常組團到北京上海宣傳自己的國際商業仲裁服務,以致很多中國企業要打官司時,首先想起的是找遠在天邊的英國大律師,而不是近在眼前的香港大律師。這不是很荒謬嗎?」他邊說邊敲響桌子,兩眼睜得溜圓。

「我常跟徒弟們說,你們在牛津劍橋唸書時,考試都能考贏英國學生,到執業時沒理由輸給他們。香港大律師精通兩文三語,又熟悉中國文化,替中國企業打國際仲裁案理應佔盡優勢。」他門下的徒弟多達三十八人。

「年輕一輩的大律師必須對自己有信心,敢於到國際和外國大律師同台競技。李慧詩可以騎單車騎出奧運獎牌,為甚麼香港的大律師不可以走向世界?」

這位昔日的聯合學子如今已是書院校董。問及王鳴峰最想和後學分享的人生經驗,他想一想道:「凡成功者,必然醉心於自己的事業。有了熱誠,就肯下苦功;肯下苦功,自然熟能生巧,漸漸闖出個名堂。如果你每天醒來,第一個念頭是『討厭,怎麼又要上班了!』,這樣的人生多悲慘啊。所以大學四年,最重要是找到自己真心嚮往的事業,令自己早上醒來想的是『太好了,我又可以繼續做我喜歡的東西。』」從他炯炯有光的眼神和靈動的肢體語言不難看出,後者正是他個人的內心獨白。

 

文/資訊處 Christine N.
圖/Keith Hiro

 

本文出自中大網頁(2017年7月)

標籤
王鳴峰 校友 法律 大律師 聯合書院 工商管理學院 羅德獎學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