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上友名

舞一支自我的法蘭明高

謝嶺雲以法律守護藝術

M+博物館開幕後十日的清冷早上,筆者往那裏訪問謝嶺雲。她從M+大樓對面的修復保管中心走來,素淨的立方建築,嵌有一排黑框玻璃窗,森美餐廳的霓虹牛和「鷄記蔴雀耍樂」招牌,隱現其中。「這是我工作的地方,我們是離藏品最近的人。」謝嶺雲直爽解釋。現為M+藏品管理專員的法律系畢業生,有小女孩的天真率性。謙厚心性和穩重處事,來自自小培養和嚴格要求。父親是見多識廣的地理教授,是中大首位取得蜆殼獎學金,於六十年代赴英修讀博士的優異生,母親情迷音樂,又任職國泰,小時候的謝嶺雲,逢長週末就跟父母飛到外國自駕遊,看旅遊書上沒有記載的風光人物。

「你去不同地方,接觸不同文化,見到香港沒有的東西,會發現有好多事值得知、值得學。那時經常去西班牙,那是熱情奔放的文化,有七彩繽紛的藝術。我之後學西班牙語,在中大也有修讀;我和父母亦喜歡看古蹟,其後讀考古學,或許是這個原因。」她回憶。

中小學就讀拔萃女書院,小學就被同學選為優秀學生,除學業外,投入馬術、投球、跳舞、演出和執導話劇、豎琴、畫畫和外語,樣樣皆精。到上大學,興趣廣泛的精英女生,不知該報甚麼科目,請教長輩,得悉法律是理想的基礎知識,可以鍛鍊思維,應用在不同行業,預科時就讀的李寶椿聯合世界書院,又常討論人權和政策議題,想加深認識的謝嶺雲,一心向法律邁進,最後於2007年入讀剛成立兩年的中大法律學部

「IB課程修讀戲劇,選法律,有沒有放棄藝術的感覺?」筆者問。

「藝術是興趣,而且,本科的學習並不是教育的終結。我矢志深造,且一直相信讀法律會幫助我對藝術作出特別貢獻。」藝術之於法律高材生,是莫失莫忘的追求。本科畢業論文,謝嶺雲探討創作自由的界限,2012年,獲百萬利黃瑤璧獎學金往牛津留學的她,在第一年的「民法學士」法律碩士課程,認識曾為律師、專治原住民文化遺產的澳洲教授;第二年,她隨他到考古學院,成為他與另一名考古權威的唯一學生,專修文化遺產法。

出席牛津基布學院舞會<em>(受訪者提供)</em>
牛津考古學研修碩士畢業,跟父母合影<em>(受訪者提供)</em>

「這是深刻的啟蒙,法律跟藝術息息相關,講文化遺產,離不開世界不同地方的盟約,怎樣去管理文物的流動,以前將兩者合併的夢想是真實的。香港歷史較短,文化遺產爭議較少,但在外國,這是人們自小耳濡目染的課題。」謝嶺雲說。「我想我的老師也很開心,有讀法律的人對這題目有興趣,他們栽培我的心機,給我莫大鼓勵。」

謝嶺雲的師緣,源自受教,學問和知識,不是為塑造一個尊貴身分,而是意識到須在廣闊世界謙卑自己,默心耕耘,用能力守護心愛的人和事物。2014年回港,於國際律師行見習之餘,她跟英國同樣關注藝術的律師保持聯繫,思考如何推廣藝術法,同時積極了解本地藝術發展。一次,在香港藝術行政人員協會的講座,一位來自美國的M+藏品管理專員分享工作日常,她感到與法律相關,於是舉手發問,並於會後請教。三個月後,她收到對方電郵,說M+急需一位熟諳法律的藏品管理人,負責收購展藏,誠邀她出任。

「這是非常艱難的決定,但由2008年開始,大家已在說西九文化區是香港前所未有的大型基建,M+又是全新博物館;經歷一所博物館的開始,人生幾何?」一生所望,就在眼前。2017年尾,她加入M+,那位藏品管理人,現在是她的上司。

轉職是否正確決定,瞬間綻放的笑靨和眼裏的星星,道出答案。「做博物館好有意義,是在保存、保護和推廣文化。」在M+,她負責管理和購入藏品。策展人揀選藝術品後,她要調查賣家背景,確認對方擁有藝術品,再起草法律文書,保障雙方權益。「一件藏品收入博物館,永遠會在這裏,事情一開始就要做得妥當。」她說。藏品自全世界運到香港,她和收藏及紀錄組同事負責拆箱,是首批接觸藝術品的人,之後是檢查、編目——拍照和記錄資料,考慮儲存方式、保存策略和包裹物料等,決定如何收藏每件獨一無二的藝術品。今年2月到開幕,是團隊瘋狂時期,過去多年累積的藝術品逐件抵達博物館全新的修復保管中心,整理和管理好六層的倉庫後,要將展出的藏品送往修復、攝影,最後抵達展廳,萬無一失的物流,一一靠他們思量。

昔年在AIESEC中大莊擔任主席,跟精英莊員斡旋,在嚴肅的法律界專攻糾紛調解,學會圓滑處事,勤懇女子練就的,是一套排難解紛,與人圓融相處的藝術。換了風景,溝通技巧在聯絡藝術家、收藏家、畫廊和拍賣行,依舊派上用場。

「始終法律條款會有談判意味,有時法律的文字和語氣好嚇人,藝術家不常接觸繁文縟節,你要跟他解釋,也要安撫,講解為何要有這麼長的程序,這些都需要技巧。」她解釋。

謝嶺雲喜歡的加泰隆尼亞藝術家胡安.米羅 (Joan Miró) 的畫作《夜間的女人和鳥》(1947)<em>(來源:Calder Foundation, New York)</em>

藝術行政給予謝嶺雲的,是守護自己心愛事物的滿足和踏實感。藝術法在香港普及,卻仍長路迢迢:藝術市場縱然熾熱,眾人目光多止於金錢交易,藝術家權益、創作自由和文物出口監管,依然缺乏關注。將藝術法變得平易近人,供藝術和博物館工作者參考,是她與英國一眾律師同好的目標,在M+工作的經驗,令謝嶺雲成為藝術和法律的橋樑,而這,正是她一路以來的夢想。像法蘭明高,一輪疾速踩踏,如雷如電,停住的剎那,身姿挺拔,臉上昂然。如何跳出自己的一支舞?

「真的要有好奇心,要知道自己所知甚少,要不斷增長見聞。我們不會每一刻都是做自己中意的事,但廣泛去做,會學到不同東西,也會發現一些從未想過的興趣。

「但當你發現想成就一件事,而那件事很少人做過,你就要放膽去試。由小到大,經常想做些特別的事,而我相信每個人都可以開創獨特的一條路。要勇敢去做與眾不同的事情。」

amyli@cuhkcontents
攝/
Keith Hiro

標籤
校友 謝嶺雲 藝術 法律 法律學院 利黃瑤璧千禧獎學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