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上友名

高瞻遠矚的數豆人

陳謙秀晉身世界級財務總監

專業會計校友陳謙秀(1993新亞書院)

陳謙秀旅居美國逾二十年,履歷顯赫,其LinkedIn個人檔案羅列曾任職的美國大公司和世界五百強企業,成功、專業、能幹的形象呼之欲出,難以想像她原來出自寒微。她生於香港基層家庭,一家老小靠爸爸養活。爸爸年過三十才重拾大學夢,邊在港大唸書邊替人補習賺錢糊口。「小時候我很難得才見到爸爸一面。每晚等不及他回家我已睡覺,到第二天早上起來,爸爸已經上學或上班去了。唯一證明他曾經回過家的是碟上的提子乾——他知道我喜歡吃,所以從早餐的提子麵包裏摳出來留給我。」陳謙秀聲音微顫,難掩激動之情。

「所以我從小就意識到做人是不容易的,必須奮發向上,期待有天自己可以照顧家人,讓他們無憂無慮。」

後來陳謙秀考入中大修專業會計時,也仿效她爸爸做大量兼職補習,為的是積攢足夠學費到美國唸碩士。1993年,她放棄了六大會計師事務所的聘書,飛往地球另一端的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攻讀財務會計與審計碩士學位。

英文成績一向不差的她驀地發現,以自己的英文水平在美國生活根本不濟事。「我自以為會講英文,但原來大錯特錯。」她憶述道。「即使我所說的完全符合文法,但跟本地人一比就蹩腳得很,他們的用詞、用語都生動自然得多。我感覺自己格格不入。」

她本可以就此打住,躲到華人圈子裏,但她選擇跳出舒適圈,主動參加各類本地活動,「去看,去聽,去學。」「我留意別人在不同場合說的話,例如在雞尾酒會應聊甚麼話題,跟人握手時要說甚麼,我都默默記在心裏。」

陳謙秀:「我不當自己是『數豆』的員工,而是幫公司『種豆』的生意夥伴。」

畢業後,她班上的優等生要麼進了投行,要麼加入顧問公司,而陳謙秀因為是留學生,又沒有綠卡,只勉強找到一份政府工,給奧斯汀市做績效審計。「我跟自己說,這只是旅途的開始,我的目標是打入世界五百強公司!」

之後的事業軌道可謂是扶搖直上。在南達科塔州的電腦公司Gateway 2000待了一段時間後,她搬往芝加哥,加入乳業巨企迪恩食品(Dean Foods)的財務部,五年後轉戰食品與日用品跨國集團莎莉(Sara Lee)。2008年從西北大學凱洛管理學院(Kellogg School of Management)獲取MBA學位後事業更上層樓,先後加盟數家國際品牌,職至副總裁、財務總監。頂峰時期她掌管的營業額超過二十億美元,下屬超過二百人。

會計在西方社會有「數豆人」(bean counter)之稱,陳謙秀則形容自己是「不止會數豆的會計」。「會計師總給人呆板乏味的印象,一天到晚坐在電腦前搗弄數字。我絕對不是那類人。我會抽絲剝繭,梳理數據後找出增長盈利的空間,也喜歡衝到第一線了解業務的具體運作。我不當自己是『數豆』的員工,而是幫公司『種豆』的生意夥伴。」

事業蒸蒸日上的陳謙秀也開始投身慈善,加入各類非牟利機構的董事會,包括基督教女青年會(YWCA),以及芝加哥最大的反家暴服務機構Between Friends。

成功之路難免荊棘滿途。問及她如何面對挫折,陳謙秀說她的座右銘是「明天會更好」。「我當然有過失敗的經歷,而且多得很呢。但遇到再大的困難也好,只要我沒做違背良心的事,該睡覺時我就睡覺。再難的事還有明天可以重新出發。」

陳謙秀<em>(左一)</em>的中大同學所作蠟筆畫,以中大校園為背景<em>(受訪者提供)</em>

她把過往成功時刻儲下來的一些紀念品放在一個盒子裏,遇上不如意事能派上用場。「打開盒子,眼淚就掉不下來了。」各式各樣的小物件當中,有一幅蠟筆畫,是陳謙秀一位中大同學所作:畫中七位女生站成一排,陳謙秀在最左邊,身材嬌小的她身穿紫色長裙,以木箱墊腳。畫的背景是中大連綿的山景,丘壑間冒出數座校園地標,像水塔和大學圖書館。「這幅畫我珍而重之,在我沮喪時,這份中大友誼給我溫暖和動力,提醒我,人生有起有落再正常不過。」她再次顫聲道。這讓人想起那句格言:真正的勇者不是無所畏懼,而是儘管心有所懼,依然勇往直前。

文/資訊處 Christine N.
圖/Eric Sin 

 

本文出自中大網頁(2017年8月)

標籤
陳謙秀 校友 會計學院 工商管理學院 專業會計 新亞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