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上友名

也無風雨也無晴

關百豪風浪中見智慧

關百豪,時富集團董事長兼行政總裁,旗下除了財富管理及金融投資業務,還有家喻戶曉的Pricerite實惠。手持兩家上市公司的他,自言是真正「手空空無一物」的草根出身。父親經營一間山寨廠,前舖後居,用作裁剪皮革的裁床,晚上擦一擦就成為關百豪的睡床,曾在睡覺時被老鼠咬耳朵嚇醒。小學二年級起,他上午上學,下午回家幫忙剪線頭、包裝、搬貨,一直到晚上九點以後才能溫習和做功課。

「我自小體驗勞力工作,知道有多辛苦,所以下定決心要讀大學,改變命運。」

小學年年考第一的他,到了中學因好動貪玩,成績只屬中等。而令他急起直追,最終考上中大商學院的,是他當年想追的女孩、如今的妻子的一句話:「等你考上大學再來追我吧!」

「所以人想要有成就,一定要有驅動力。」他半開玩笑道。

1984年,香港經濟低迷,其他同學都在擔心一畢業就失業,而關百豪面試則一擊即中,成為班上最早找到工作的,而且是當年全球第四大銀行日本三和銀行。口說自己「有點仕途運」、實則凡事做足準備功夫的他之後加盟過幾家銀行,短短數年間,已成為全亞洲最年輕的第一副總裁。

關百豪的英文名Bankee和銀行家Banker只有一個字母之差,筆者冒昧一問,是否從事銀行之後才起的?怎料又是和他愛妻有關。唸中三時,當時的女同學、亦即現時的太太嫌他自己選的英文名不好聽。他當時很喜歡米高積遜的歌《Ben》,便以此為靈感,加上那年代流行的Winky、Franky等名字的尾音,變成Bankee。「所以一切就如命中註定,自己後來真的做了銀行。」

關百豪<em>(左)</em>與中大同學攝於百萬大道。中為黃作仁,現為國際著名基金經理;右為陳克先,現為香港恒生大學市場學系主管及副教授<em>(受訪者提供)</em>

在美國運通銀行晉升到香港分行的信貸部主管兼高級總監時,關百豪才三十二歲,手下管着來自世界各地的精英。正當他在職場扶搖直上,總部也有意將他列為香港區總裁人選,準備調他到紐約培訓兩年之際,骨子裏並不安於捧金飯碗的關百豪猶豫了。自己是否打算一輩子待在舒適圈裏養尊處優?還是趁年輕多嘗試?連番心理交戰後,他遞了辭職信。

順着九七前的移民潮,他到加拿大短暫生活了個多月,但外向愛熱鬧的他耐不住異鄉的孤苦寂寞,便急急回到香港,給上市公司當起顧問,負責企業重組及管理。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吹得正烈,他果斷收購了瀕臨破產的時富證券,正式開展創業生涯。

創業路由金融風暴標記開端,接着在2001年,科網股泡沫爆破疊加九一一襲擊雙重影響下,他收購虧損中的實惠傢居廣場,不久爆發2003年沙士,零售行業陷入寒冬。2008年時富金融由創業板轉往主板上市,又遇上雷曼事件觸發全球金融海嘯。到後來的2012年歐債危機,再到最近的新冠疫症,創業每一步都充滿驚濤駭浪,但每次都化險為夷,關百豪透露,秘訣在於堅守公司的財政健康。

「過度借貸只能風光一時,而且埋下計時炸彈。譬如這次疫情,如果你的生意靠銀行借貸度日,現金流不足,那必定出現經營困難,甚至倒閉。做生意講求韌力,在風調雨順的日子好好管理財務風險,持盈保泰,預留足夠實力來應付突發危機,才是致勝關鍵。」

另一秘訣是,即使大難將至,也要臨危不亂。「我處理問題的準則是抱持平常心,不大喜不大悲,即使遇到特大挫折,還是謹記,樂天知命。順應生命中的變化,然後調適自己的心態、生活步伐、工作態度,以此來配合大時代發展的需要,跟着社會進步。」

創業維艱,歷經波折不足為奇,但關百豪除了備嘗市場的震蕩,還親歷南亞海嘯,令他對人生有深刻反思。若非有三個偶然,他和家人恐怕未能倖免於難。

他們原先打算入住靠近海邊的一間酒店,但由於聖誕旺季,酒店爆滿,只好改住另一間。當海嘯以排山倒海之勢撲向岸邊時,最先遭殃的正是海邊的酒店。

由於航班誤點,他和家人晚了到達酒店,職員把他們的房間由直通泳池與海灘的一樓,調到三樓。「如果我當時堅持要住一樓,第二天就會被大浪捲走,今天就不會在這跟你聊天了。

「所以人真的別太執着眼前的錙銖小利,耿耿於懷得與失。人有限的智慧並不能超越命運的安排。」

他本來約好同行友人第二天到酒店一樓的餐廳吃早餐,但由於疲困交加,睡過頭了。當海嘯發生時,他和家人還在三樓客房,從而躲過這場奪去三十萬人命的世紀大災難。

「我一向把家庭放在首位,但劫後餘生令我更加珍惜眼前人,享受當下。因為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甚麼,奪走甚麼。

「世界永遠在變,不在你掌握之內,一定要學會用平靜的心對待。而要令自己立於不敗之地,唯有自強不息,活到老學到老。我經常想,如果哪天能放下生意,我希望回到中大讀歷史,知古可以鑑今。」

2001年9月於中大數學科學研究所成立「關百豪獎學金」,資助博士生在數學方面研究,國際著名數學家兼研究所所長丘成桐教授頒贈紀念獎牌<em>(受訪者提供)</em>

經歷過比喻和真實意義的海嘯,令關百豪深切體悟到「變幻原是永恆」。「人一定要有憂患意識,做好風險管理,更要時刻裝備好自己,為自己創造迎接機會的條件,當機會來臨時便好好把握,因為機會只留給有準備的人」。

和許多新亞書院舊生一樣,關百豪說校歌裏的「艱險我奮進,困乏我多情」對他影響尤深。「當年不明白甚麼叫『多情』,現在懂了。『多情』是種境界——要豁達地、帶着情懷去重視不同的情景。我和新亞一樣都是『手空空無一物』起步,那更應該盡全力做到最好,才可以爭取新事物,打開新局面。」

他寄語年輕人:「走出去,才知天下事。身處香港這個國際大都會,要多看、多聽,才能認清自己,認懂世界;主動多做、多學、多問,打穩基礎,未來定必一飛沖天。」
 

christinenip@cuhkcontents
攝影Eric Sin

標籤
校友 關百豪 創業 商學院 工商管理學院 新亞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