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私私語

雨燕折腰

眾所周知,中大上上下下都愛白腰小雨燕,學名家雨燕的白腰小雨燕也視中大為家。

下班時分,同事拖着疲乏之軀走下圖書館旁的石階,遇上頭上眾燕翩翻,鳥噪唧唧,精神多會為之一振。

小雨燕身軀雖小,卻其實是馬拉松飛行高手。小雨燕本是亞洲物種,第一次出現在北美是2012年,當時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省發現一隻小雨燕屍體,科學家鑑定不是乘搭遠洋輪船,而是單靠一雙翅膀橫渡太平洋而來的,估計需時超過十個月。

小雨燕真的可以持久翱翔,飄洋過海,牠們有種本領,可以在長途飛行中把左右腦輪替關掉,以保留體力,爭取休息。

但大自然的寵兒往往也是大自然的受害者。每逢暴風雨過後,圖書館牠們的老巢下面,不時會見到死鳥,有時候濕漉漉的羽翼似尚有餘溫,好心的同事或會撿回家細加照料。

其實好心並不一定是好事。觸碰、撿拾或以其他方式處理野生動物和禽鳥,不論是死是活,都有機會觸犯本地關於野生動物及公眾健康的法例。此外,為了預防禽流感,死雀及其糞便,都是萬萬碰不得的。

見到死傷的動物禽鳥,只要馬上知會保安處,該處同事即會依法適當處理,包括轉介漁農自然護理署或香港愛護動物協會。

丹麥王子哈姆雷特說:「一隻雀死,也是天命。」(梁實秋譯《哈姆雷特》V.ii.215–216)我們如何鍾愛白腰小雨燕也好,千萬不要越俎代庖,私自扮演雀鳥救主。

本文出自《中大通訊》第502期(2017年9月)

標籤
校園動物 燕子 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