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上友名

歌劇壇上的香港女兒

校友鄺勵齡游刃於角色之間

鄺勵齡校友<em>(Keith Hiro攝) </em>

女高音鄺勵齡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以唱歌劇成名,演出足跡遍及歐洲。訪問當天來到她位於炮台山的音樂工作室,眼前二十九歲的她長髮飄飄,笑容親切,穿一襲俏皮的粉紅色連衣裙,鄰家女孩的形象讓人想不到她曾是《杜蘭朵》裏的柳兒、《蕭紅》裏的蕭紅、《蝴蝶夫人》裏的秋秋桑。

天生一副好嗓子,鄺勵齡九歲加入香港兒童合唱團,直至中學參加校際獨唱比賽一舉奪冠,才正式拜師學藝,其後考入中文大學音樂系。她說得一口流利的德文和意大利文——歌劇最常用的語言,全靠當年唸大學時打下的基礎:「中大的音樂老師很強調唱歌不只關乎聲音技巧,要成為歌唱家必須了解歌詞每個字的意義和句子文法。所以當時在中大花在副修外語和了解歌曲背景的時間往往比練聲還要多。」

畢業後她隻身闖歐洲,先後考進英國皇家音樂學院、荷蘭皇家歌劇學院,以及荷蘭阿姆斯特丹音樂學院,並在兩個意大利國際賽贏過冠軍,再到2012年在奧地利泰利亞雲尼國際聲樂比賽摘下亞軍、最佳女高音和觀眾獎。

鄺勵齡<em>(前排左一)</em>在《女人心》中飾演費奧迪麗姬

光環背後,亞洲人的身分可曾令她在歐洲歌劇界受到掣肘?

「掣肘倒是說不上,雖然有時去試音也會因為我發音或是外形相差太遠而不選我,但那也是正常。試想如果有歐洲人跑來香港演粵劇,你也會質疑他外貌與廣東話是否到位。」

在外漂泊六七年,2014年她學成歸來,很快躋身本地炙手可熱的歌唱家之列,多次擔綱歌劇主角,包括《鄉村騎士》裏的聖圖沙、《女人心》裏的費奧迪麗姬、《大同》裏康有為的女兒康同璧。

《蕭紅》劇照

香港歌劇迷首次認識鄺勵齡,也許是三年前香港藝術節中的新編歌劇《蕭紅》,那是她第一次嘗試中文歌劇。

唱中文會比唱外文輕鬆嗎?

「不會,壓力反而更大,因為即使唱錯一個字,或是因歌詞不熟而稍有遲疑都會被觀眾發現。而且鑽研普通話唱法要花大量時間,不像意大利傳統歌劇已是百年前的作品,隨時上YouTube就能參考大師們的演繹。唱中文沒有先例,得靠自己揣摩,逐個字想辦法唱好它。」

在剛過去的8月她飾演了《蝴蝶夫人》主角秋秋桑——所有亞洲女歌劇家夢寐以求的角色。「這是我第一次學唱《蝴蝶夫人》,排練時間只有十天,也是我唱過最長、最難的劇目,挑戰很大,但完成後的成功感也非比尋常。」

《蝴蝶夫人》中飾演女主角秋秋桑

現時除了歌唱演出,鄺勵齡也開班授徒。她坦言教唱歌佔她收入大半。「香港的音樂導師收費比歐洲出過唱片的大師還要高。香港父母喜歡子女考證書,價錢不是問題,最重要考試過關。」

收過最小的學生幾歲?

「三歲,剛會說話就來學唱歌了,為的是趕在小一面試前考取證書。」她語帶無奈。

要在沒有咪高峰的情況下,使自己的聲音傳到歌劇院最後一排觀眾,鄺勵齡說必須靠健康的發聲法。「唱歌不像玩樂器,壞了可以換新,我們只有一條聲帶,所以要愛護它,了解它,決不能用力過度,傷及嗓子。」

訪問期間她即席大展歌喉,演唱了歌劇《賈尼‧斯基基》的一首詠歎調《親愛的爸爸》,個子嬌小的她一開口,整個房間頓時迴蕩着亮麗醇厚的歌聲,而充沛的音量並沒有喧賓奪主,劇中少女為了愛情向父親的婉婉訴求,滲入聽者每個細胞,令人動容。事實上她演過的角色——柳兒對主人的忠誠、蕭紅在大時代裏嘗試掌握自身命運、秋秋桑的溫婉與絕望,都叫觀眾同喜同悲。

《杜蘭朵》中飾演柳兒

音樂這條路不好走,鄺勵齡的秘訣是三十歲前盡量提升自我,達到國際水準。「女歌唱家如要建立衝出香港的事業,一定要把握三十歲前的光陰。導演、經理人這些給歌手機會的人,他們對誰最感興趣?當然是既年輕又唱得好的人。所以趁這限期前的最後一年我會繼續努力尋找演出機會,參加比賽,讓更多人聽到我的聲音。」

 

文/資訊處 Christine N.

 

本文出自中大網頁(2016年10月)

標籤
校友 女高音 音樂系 歌劇演唱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