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

漂洋過海遇見你

亞美尼亞與香港學生的友情探戈

<em>(左起)</em>Khachatur Dallakyan與林樹謙

友誼的緣起,往往妙不可言:上課第一天,你在操場遇見一名小夥子,之後,你跟他打交道,相約課後切磋球技。年深日久,他與你成為了同甘共苦的莫逆之交,一起走過高山低谷。

有時驚鴻一瞥,會為人生帶來意想不到的改變。

眼緣的事情,難以解釋。Khachatur Dallakyan(KD)與林樹謙(林)殊異的文化背景,無阻他們一見如故。Khachatur是人工智能:系統與科技課程一年級生,來自土耳其以西的中亞內陸國家亞美尼亞;林樹謙則是主修生物學的本地三年級生。本期《中大通訊》(《通訊》)邀得這對異國兄弟談談他們的友情,以及當中的難忘點滴。

《通訊》:首先可否講述你倆如何相識,繼而成為朋友?

林:我們是在今年1月於菠蘿山遠足時認識。有俄語朋友邀請說俄語的中大新生一同行山,Khachatur便是其中一位。行山時我們談及香港與亞美尼亞各自的文化和歷史,發現彼此的理想、興趣與信念十分相似,我們就這樣一拍即合。

KD:說得對。樹謙是我在中大認識的第二位本地朋友。多得他,我來港後很快適應新環境。我們還在3月去過大浪灣。天啊!真是畢生難忘的旅程!

 
(數據來源:亞美尼亞政府、外交部和統計委員會網頁)

《通訊》:噢,發生了甚麼事?

林:我們再度跟俄語朋友行山,但Khachatur和我決定來個小探險,跟大隊分道揚鑣。不幸我們在十字路口走錯方向,在山中迷路。更糟糕是,其他同伴在大浪灣另一邊的懸崖跳水時把手機收起。我們漫無目的徘徊了近兩小時才聯繫上同伴,幫我們走出山頭。

KD:我已徹底反省——凡事要有兩手準備。

林:至少我們走過前人的未竟之地,發揮了探險精神!

Khachatur<em>(後排左一)</em>和林樹謙<em>(前排右一)</em>與友人行山<em>(受訪者提供)</em>

《通訊》:除了行山,有沒有其他難忘時刻?

林:我們今年時常相約飯聚,去過不同的中式茶樓品嚐點心和傳統菜式。儘管我們大快朵頤,Khachatur很是苦惱——那些餐廳往往只提供筷子,令不少外國食客望而生畏。

KD:筷子真的很難駕馭!每當我逼不得已使用這些纖幼的棍子用餐時,總會很狼狽,難以想像港人何以能輕鬆、優雅地運用筷子。然而,這裏的美食的確令人垂涎。

林:論到食物,我仍然難以相信你喜歡鳳爪,而不是馳名的燒賣。

KD:鳳爪就像亞美尼亞卡巴!這些「鳳凰爪」在拉丁美洲亦是常見菜式。說實話,你們怎會這樣喜歡燒賣?他們看起來像邪惡的龍蛋!

林樹謙和Khachatur品嚐廣東美食<em>(受訪者提供)</em>

《通訊》:你倆閒時肯定討論過香港和亞美尼亞的文化差異,可有互相啟發

KD:多得很。例如,我在亞美尼亞聽聞香港人沒有甚麼東西吃,會吃曱甴和野味。現在當然知道大錯特錯。

林:Khachatur是很有個性的人,但聽畢他的生命故事和經歷,我發現亞美尼亞人普遍很輕鬆悠閒——對他們而言,一個完美的週日就是坐在樹下,細意品嚐在市集買來的麵包,享受大自然。香港人大可從他們身上感悟如何平衡工作和生活。

《通訊》:喜歡香港和亞美尼亞哪些方面?

KD:我挺喜歡香港的地域分布。在亞美尼亞,城市和住宅在同一區,最近的海灘或林地在幾哩外。香港完全不同,郊野和市區混在一起,很難有比這裏更方便和活潑的地方。但有一點我實在受不了……

林:讓我說下去。Khachatur跟我說他找不到「pulpulak」,這是亞美尼亞幾乎每個角落都有的小型石雕,會源源不絕流出山泉水。這也是我喜歡亞美尼亞之處——人人可以隨時免費喝到純淨的水!

KD:我們可不要忘記亞美尼亞的自然美景!亞拉臘山令人嘆為觀止,塞文湖就像中大的合一亭——陽光明媚的日子,你可以清晰看見水中的倒影,只是塞文湖比合一亭大很多倍!

在亞美尼亞常見的<em>pulpulak</em>

《通訊》:看來你們的校園生活十分愉快!學習又如何?對於在讀的中大學生,你們有甚麼學業上的建議?

KD:中大人工智能的課程和教學跟亞美尼亞的異曲同工。每遇到學術問題,中大的教授和職員都很樂意幫忙,令我們的學習更順遂。如果你是人工智能課程的本科生,有一點要留意:有些數學課程的理論和原理很艱澀。可別囫圇吞棗,要打下堅實基礎。最重要的是不要被困難壓垮,要保持冷靜,繼續前行。

林:生物學的課程安排對學生來說有點難觸摸,有時令人無奈。一年級要上的課並不多,但是到了三年級,學生總共要讀六個主修科,壓力相當大。你或許希望可以像以前一樣跟朋友遊玩,但我建議整個學期都要努力溫習,待考試結束後才放鬆。你必須全力以赴。

《通訊》:畢業後打算怎樣?

KD:我正考慮留港攻讀碩士,但一切仍有變數。你永遠不知道生命的下一步是甚麼。

林:我將在今年9月出國交流,希望在歐洲讀碩士。我對亞美尼亞的多元生態很感興趣,有朝一日可能會去亞國。

KD:在此之前你要提高你的亞美尼亞語溝通技巧。我教過你很多次「謝謝」的發音(亞美尼亞語中,它的發音為「Shnorhakalutyun」),你還是掌握不到!

林:彼此彼此——你也總是混淆粵語和普通話「謝謝」的發音。

KD:噢,算你說中。

採訪/ronaldluk@cuhkcontents
中譯/jennylau@cuhkcontents
攝影/amytam@cuhkimages及ponyleung@cuhkimages
圖像/gloriang@cuhkimages

標籤
多元共融 多元校園 學生 國際生 亞美尼亞學生 Khachatur Dallakyan 林樹謙 人工智能:系統與科技 生物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