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

藍天外的碧海

三個哈薩克青年在中大的逐夢歲月

左起︰Darkhan Dildakhan、Anna Ni和Camilla Sadyrova

她當然記得四年前的那一通電話。在話筒的另一端是她的父親,他已於香港的機場等了歸國的航班五個小時,卻怎也沒法把話留待回家再說。孩子要上大學了,他急不及待撥這通長途電話,就是着她留意香港的中文大學。這個因工作走遍亞洲的父親,早對花彩繽紛的香港情有獨鍾,然而令他深信這就是女兒當走的路的,是個和他一同困在機場的吉爾吉斯人。在候機室的苦悶中,這個就讀中大的大二生娓娓道來他在山城的大好時光。其實女孩一直不敢奢想出國留學,但聽了父親的話,姑且一探究竟。查看之下,她驚見這大學正有她找尋多時的課程。她頭也不回交了申請表,選了的就只有這麼一個課程。

他則是因着對這座城市的一個忽發的想像而到來。某日,他在寄宿學校的班主任談起一個負笈香港的舊生。這遠在太平洋之濱的小島,那時並非當地學生的熱門升學地點。男孩對它不甚了解,當下卻深深受其吸引。他找來班主任穿針引線,向師兄探問一番,又上網搜集資料,試着拼湊出在港求學的景象。他未嘗踏出國門一步,然而幾經研究,還是選了此處,作其初次離鄉背井之所向。他也是一心一意:除了香港的大學,其他甚麼大學都沒有申請,畢竟能在這少年的腦海燃起如斯火光的,就只有香港。

我第三位朋友走了一條很不同的路,但這殊途終究引領她走向香港。她出身於單親家庭,幸得母親一路供書教學,悉心栽培。以彪炳的成績從中學畢業後,她到了海外升學,最初的落腳點是波士頓。她在那裏待了一年──直到一天,家鄉的貨幣突然崩盤。以往在美國能用一百元買到的東西,現在要花費二百元。女孩不想增添母親的負擔,毅然決定轉到另一處求學,香港亦於是出現在她的地平線上。

以上分別是Anna NiDarkhan DildakhanCamilla Sadyrova的故事。他們於2016年來到中大,成為山城第一批來自哈薩克斯坦的學生。三人都是生於阿拉木圖,以巍峨壯麗的伊犁阿拉套雪山為伴,在山下的都市度過童年。他們懷着不同的理想,踏上不同的道路,直至四年前會聚於吐露港上。四年過去,他們即將畢業。在他們邁進人生新階段之際,我約了他們在校園邊走邊看──看走過的路、看面前的途。

Anna當日破釜沉舟,只為入讀這裏的酒店及旅遊管理學。她一直對款待業深感興趣,而課程恰好有助她涉足業界,其中的傑出講者系列更給予她接觸行內人士的機會。回顧這四年,她可以肯定地說,課程未負她的初衷。

「我很喜歡這裏的教授,也十分喜愛讀過的科目。」

課堂以外,Anna兩度出埠交流,又當了四次實習生,其間走遍世界各地。左起逆時針:2018年到泰國交流;在泰國清邁;去年到美國實習;去年到澳洲交流;今年回到家鄉哈薩克斯坦

當然,她在中大的歲月並非天天天藍。入學之初,她便一如香港莘莘學子,飽受壓力。起初的兩年,她埋首學業,爭取佳績,因而吃了不少苦頭。然而勇於挑戰、力爭上游是她的天性──且看四年以來,勤於學業的她同時當了四次實習生。而今天回望那烏雲密布的日子,她還是能瞥見一線光芒。

「來港求學使我大有長進。……我變得更加堅強,亦對自己的潛質有所領悟。」

Anna在香港的遊蹤,攝於去年。她四年來的足跡遍布這座城市

Darkhan的經歷有點相似。他現正於中大修讀計算機科學,但他當初其實是在香港教育大學展開留學生涯。他當時是個科學與網絡科技生,在學期間發現自己對程式設計的興趣。為了追尋夢想,他一年後轉到這裏求學。像Anna一樣,他為取得佳績承受了不少壓力,但他這般辛勤,背後是有一個十分現實的顧慮。

「你要取得相當的成績,才能得到獎學金,而沒有獎學金的日子是很難捱的。……要知道對哈薩克人來説,留學香港的開支是天文數字。」初來甫到的他面對許多衝擊,物價正是其一。

所幸他在這裏遇到的老師一直陪伴在側。他們留意學生課業上的進度,更關心他們的個人成長,Darkhan甚是欣賞。

「不論你面對的是學業或個人問題,你都可隨時找他們幫忙。能夠做到的,他們都樂意去做。」Darkhan堅信,大學除了是授業之所,也是探尋志向、磨利眼光的地方。

中大教師留意學生的學業進度之餘,亦關心他們的個人發展,Darkhan十分欣賞

主修系統工程與工程管理學的Camilla也談到她在中大的老師。她盛讚這裏臥虎藏龍,有着出色的教師,但她亦坦言,要跟上某些教授的節奏並不容易,而教學方法是問題之一。這個工程生亦認為,學生應有多些實踐所學的機會。

「工程學不是個可以紙上談兵的地方,學以致用才是真諦。」

但她在這裏的時光也是多姿多彩的。除了工程學科,她也報讀了哲學科目和語言班。對她來說,走出自己的專科並非壞事,反而有助培養跳脫的思維。自幼學懂放眼世界的她,亦喜見同學來自五湖四海。

Camilla慶幸自己能夠修讀專科以外的科目,令思維更跳脫

三人今年便會離開中大校園。Anna會告別香港,潛心於活動管理;Darkhan則會留港求職,再想想會否報讀研究院;Camilla有意攻讀碩士,但首先會在香港累積工作經驗和儲蓄。無論他們怎麼來、怎麼去,他們已在這城市為自己的人生書寫了意味深長的一章。

「香港競爭激烈,學校如是、職場如是。我明白了自我探索的重要,也知道人要了解自己的價值。我們要與日俱進。」Anna說。「同樣重要的,是學會從逆境中、從他人身上、從自己的經歷汲取教訓。是得是失,完全取決於你如何看待困厄。」

「一息尚存,此志不容少懈,這是我深有體會的。……我看到了何謂團結一致、鞠躬盡瘁。」Darkhan回想過去數月,感觸良多。「總括而言,香港成就了我的人格。常說出國留學可以擴闊視野,來到這裏後,我確實感受得到。」

「我變得獨立,亦更有承擔。……我也學會勇於接觸不同的人,明白不同的人取向總有出入。」Camilla亦有感悟。「人有不同。我們各有各的故事,不應論斷他人,該讓人率性而活。」

天外有天──這三個哈薩克青年在香港的故事,大概可以用這句話來總結。

Jason Yuen

標籤
哈薩克斯坦學生 國際生 學生 Darkhan Dildakhan Anna Ni Camilla Sadyrova 酒店及旅遊管理學 計算機科學 系統工程與工程管理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