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處   4.9.2011

382

陳竟明教授(左二)和他的研究團隊

 
《中大通訊》第382期 > 洞明集 > 魚游濁水

魚游濁水

previouspausenext

香港水質監測研究

鄰近中文大學的沙田城門河是非洲鯽的天下。這些大群往來的河魚生長迅速,繁殖得很快。一般人以城門河水質不理想,故少有釣取河魚來吃。原來香港引進非洲鯽是放在水塘作滅蚊魚之用,因為這些魚非常雜食,對控制水藻生長也很有效。


中大環境科學課程主任陳竟明教授說,香港所稱的非洲鯽,台灣稱為福壽魚或吳郭魚,其實不是鯽魚,不過和鯽魚形似而得名。鯽魚是亞鯉科,而非洲鯽正式名稱是
「羅非魚」(Tilapia),屬於鱸形目的麗魚科(Cichlids),分布世界各地,可生活於鹹淡水交界,熱帶至溫帶地區均常見。


據陳竟明教授解釋,魚類對污染的抵受能力各有不同,有些如鮭(三文魚)之類的魚最受不得不潔淨的環境,但非洲鯽非常耐污染,適應力很強。魚類抵受污染的能力其實和魚肝有關,和人一樣,肝臟的功能之一是排走毒素,這項功能愈強的魚,處理污染物特別是金屬的能力也愈高。非洲鯽的肝臟組成便有較強的抗毒能力。


抵抗力弱的魚在水質不佳的城門河生存困難,樣本難求,抗毒能力較強的非洲鯽因此成為城門河水很好的金屬污染指標。陳竟明多年來都利用非洲鯽來監測城門河水質。他解釋:「若要了解污染物對生態系統的影響,以及化學物質對人體健康的危害,就須利用生物標記去評估這些污染物的風險。否則,那些化學物質在水中和沉積物的濃度,只不過是沒有意義的數字。」他從化驗魚肝殘留的金屬得知,城門河河水含有銅、鋅、鎘和鉛等,而以銅的含量較高,這主要是本土土質含量受馬鞍山鐵礦和城市污染影響所致。


「政府的確下了很多工夫治理城門河,基本的工程是挖走淤泥,注入細菌把有機物分解。渠務署提供的資料說,城門河的水質是改善了。但根據我們的觀察,河裏殘留的金屬和有機化合物如二噁英等仍沒有得到妥善處理。」


陳竟明說,在香港水域內含量不低的化學物質有多臭聯苯醚(PBDEs);這種主要用作防火塗層劑的有機化合物會干擾人體荷爾蒙,現時受到美國和歐盟嚴格監管。另外一種香港水域內含量頗高的是滴滴涕(DDT);這種合成殺蟲藥在發達國家已被禁用,但很多發展中國家仍普遍使用來殺蚊。這兩種化學物質都是隨珠江三角洲的水流而來的。


據陳竟明說,香港工業和農業都不發達,對香港水域的影響不算嚴重,政府亦有規管,所以香港水域的水質仍是可以接受的。現時最不受控的污染是來自城市形形色色的排放,尤其是經路旁的雨水渠直接出海的各種污水,源頭包括小食店、商舖、車房、街市等。


其實非洲鯽有豐富蛋白質,清蒸紅燒均為美味魚饌,但必須在烹調前把魚肝和其他內臟徹底清除,這也是吃魚的常識。非洲鯽是世界主要養殖魚之一,年產過百萬噸,在中國、台灣、東南亞和很多地方都很受歡迎。「非洲鯽有很多種,香港見到的大概有四、五種,」陳竟明說。「曾經有人把非洲鯽用海水養殖,養出來的魚肉質爽脆,而且沒有香港人不喜歡的『泥味』。但要改變香港人的觀念和口味談何容易。不過這種魚對我們來說是另有作用。非洲鯽在香港做不成嘉餚,但為了科學研究而獻身,也很有意義。」

各期刊物

最新10期

2010年代

2019–20

2018–19

2017–18

2016–17

2015–16

2014–15

2013–14

2012–13

2011–12

2010–11

2000年代

2009–10

2008–09

2007–08

2006–07

2005–06

2004–05

2003–04

2002–03

2001–02

2000–01

1990年代

1999–2000

1998–99

1997–98

1996–97

1995–96

1994–95

1993–94

1992–93

1991–92

1990–91

1980年代

社交網路書籤

twitter   facebook   谷歌   百度   qq

快速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