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處   19.10.2011

385

梁元生教授(右二)於1968年與同學在崇基校園留影
 
《中大通訊》第385期 > ......如是說 > 崇基學院院長梁元生教授

崇基學院院長梁元生教授

previouspausenext

對於崇基學院來說,六十年表徵了甚麼意義?


在中國文化來說,六十為一甲子,代表着循環不息、周而復始的意思,意義重大。在這個重要的時刻,我們也該總結過往經驗,在起點重新出發,向前邁進。


由學生、教師,以至院長,你見證了崇基不同的時代,可否概述當中轉變?有哪些難忘的經歷?


崇基創校初期校址位於中環,其後才遷至現址。學生兼具了城市的廣闊視野和鄉村儉樸之風。遷址後校園位處偏遠,交通不便,同學們因而十分熟稔,也充分展現了小型博雅書院的特色。唸書時的生活點滴,仍然深刻難忘,相信六十年代的崇基人亦像我一樣。在美國唸完博士後,我先後在新加坡和美國任教近二十年,才回到母校,那時書院規模已壯大許多了,但一些優良傳統仍然承傳下來,例如崇基的校風仍然嚴謹而開明。我們的宿規堪稱全校最嚴,但這些宿規卻是由學生和書院共同制定的。學生是享有很大的自主和參與權的。


猶記得你剛上任院長時,曾表示不欲為學院發展劃定一張發展藍圖,避免扼殺創意,反過來限制了發展。實行起來,情況如何?


我常說,自己的宗教信仰是基督教,倫理方面採用儒家思想,而管治則以道家自然無為為依歸。所以,我最鼓勵和支持同事、教師和學生提出意見,為崇基共謀更美好的發展。為了推動學生發揮創意,特別設立了宋常康創意獎和崇基圓夢計劃,讓學生天馬行空,大膽構想,由書院給予支持,助他們實現計劃。然而,在眾多的學生建議中,至今仍未見極具創意和充滿巧思的構想,仍待繼續努力。


對於學院的發展,又有甚麼期望?


希望透過這次六十周年院慶,重新凝聚師生、校友和同事,釋放出更多能量,推動書院發展。崇基的創立是因應社會需要而來,並一直延續着這種與時並進的精神,故不斷有新的計劃來應對新的挑戰。舉例說,上世紀七十年代,中國開始改革開放,崇基即開與內地院校交流之先河。香港回歸了中國後,院方又構思如何協助學生認識過去無法涉獵的兩個範圍─外交和國防,最終與北京中國外交學院簽定交換計劃,使崇基學生有機會藉着交流學習外交政策、關係和禮儀,也許還有接待外交使節的實習機會。


對新增了五所書院,有甚麼看法?


書院制得以多元發展,並得到廣泛的支持,是一個驚喜。對於2012年同時有兩批新生入學,增建書院是一個解決方案。新書院的規模不一,且各有不同的教育理想,各顯神通,滿足各類學生的興趣,提供了多種選擇。對原有的四所書院來說,這個發展是挑戰,也是機遇。讓我們也趁機反省和檢討,務求把書院辦得更好。


各期刊物

最新10期

2010年代

2000年代

2009–10

2008–09

2007–08

2006–07

2005–06

2004–05

2003–04

2002–03

2001–02

2000–01

1990年代

1999–2000

1998–99

1997–98

1996–97

1995–96

1994–95

1993–94

1992–93

1991–92

1990–91

1980年代

社交網路書籤

twitter   facebook   谷歌   百度   qq

快速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