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處   19.6.2012

400

夏克青教授
 
《中大通訊》第400期 > ……如是說 > 物理系系主任夏克青教授

物理系系主任夏克青教授

previouspausenext

甚麼時候開始喜歡物理?

我從小就對無線電、機器感興趣,自己動手安裝收音機。一開始上中學物理課,我就喜歡這一科,覺得所講的知識很美妙,很想探求下去。

你唸大學的時代跟現在比,差異在哪?

說老實話,各有好處。我是文革後恢復高考的第一批學生,上大學的時候,離中學畢業已經兩三年了。班上年齡分布非常寬,最小的十五歲,最大的已經快四十了。大家都如饑似渴,非常珍惜學習機會,拿到了高等數學的習題集,會從頭到尾逐題去做;大部分人是這樣子學習的。

我們在專業課花很多時間,學的比現在深得多,但知識面沒有現在的全面;現在講求均衡教育。現在的學生有互聯網,眼光也不一樣。我們那年代訊息比較閉塞,心思比較單純,文革之後大家只想專心學術,也不想搞學生活動。

物理學範圍廣闊,當初如何選定研究方向?

甚麼事物都有隨機性。做博士後研究時,我去聽別人的課,對湍流發生了興趣。到香港以後,對湍流的興趣愈來愈大,慢慢地做起來了。香港的一個好處是可以做自己喜歡的,沒有人會怎樣干預你。

科研人員應該有甚麼抱負?

最重要是有了解或探索問題的精神。要有一種希望對某個問題作出真正貢獻的抱負,而不是為了發表文章而發表文章,或者看到別人發表了一篇文章,就做些小改動跟在別人後面發。我希望做一些事情讓我退休之後感到比較自豪的。如果我追求文章的話,數量可以比現在多,但你要取捨:是花精力做文章?還是一些不一樣的東西?人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最好做令你自豪而且對所研領域有點貢獻的事。

研究遇到挫敗時應如何面對?

不要輕易放棄,還要有開放的心態。做實驗很多時是為了測量或驗證一些已知或未知的東西或現象,但這不是那麼容易的。你要發明一些方法去測量,某些方法不成功,要想一想,是實驗設計還是儀器等出問題。你不能預設一個答案,因為那是自然規律,不是由我們定的。我們可以猜想是不是有這個東西存在,但它不一定是你所想的那個模樣。要客觀地分析自己的實驗,一個一個地排除顯而易見的錯謬,如果最後是這樣子,就是這樣子。

在香港培訓物理人才有何優勢和限制?

香港的限制在於資源較缺乏,社會風氣也較不利有志從事基礎科學研究的學生堅持理想。在美國及不少歐洲國家,物理專業畢業生被認定為能力較高的一群,獲各行各業爭相聘用,只可惜香港在這方面未能追上國際步伐。但另一方面,香港地理位置優越,位處東西文化交匯的中心,正好為中國與國際科研接軌提供人才及經驗。其實,香港中學生的數理訓練在國際上水平相當高,對培訓本土物理人才是有利的。

在中大工作,最令你開心的是甚麼?

社會延續需要一代又一代的人才,能夠培訓學生,訓練人才,看到自己教的本科生及研究生成為社會上有用的人,給我最大滿足。當然,研究做出來也有滿足感。但長遠來說,培訓人才的影響及貢獻一般會比文章的大。另外就是中大有一個寬鬆的環境,當然,資源更充裕的話會更理想。

各期刊物

最新10期

2010年代

2019–20

2018–19

2017–18

2016–17

2015–16

2014–15

2013–14

2012–13

2011–12

2010–11

2000年代

2009–10

2008–09

2007–08

2006–07

2005–06

2004–05

2003–04

2002–03

2001–02

2000–01

1990年代

1999–2000

1998–99

1997–98

1996–97

1995–96

1994–95

1993–94

1992–93

1991–92

1990–91

1980年代

社交網路書籤

twitter   facebook   谷歌   百度   qq

快速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