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談實錄

為治療腎衰竭帶來曙光

藍輝耀教授暢談如何透過中醫理論的陰陽平衡,破解腎臟纖維化機制。

<em>(Photo by ISO staff)</em>

藍輝耀教授

  • 卓敏生物醫學講座教授
  • 以「慢性腎臟病進展的機制及臨床防治研究」獲頒2015年中華醫學科技獎一等獎

 

請簡介你得獎的研究。

當人體組織纖維化,即有傷疤,會令組織結構受損,逐步喪失功能,繼而器官衰竭,如心、肺、肝及腎衰竭。我經多年研究,發現TGF-β1/Smad信號傳遞在形成傷疤組織起了關鍵作用。是次研究是與南方醫科大學、東南大學、山東大學、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及復旦大學合作,深入而系統化找出導致腎纖維化的機制,期能對症下藥。

研究確定在TGF-β1/Smad信號傳遞中一個名為Smad3蛋白分子過多,是引致纖維化的原因,而本用以抵抗纖維化的Smad7蛋白分子則丟失了。套用中醫理論來說,是陽(Smad3)盛陰(Smad7)衰所致。我們又發現存於常見柑橘類果皮的柚皮素能有效抑制Smad3,常用的陳皮就含有柚皮素;而積雪草酸則可刺激Smad7的產生,中醫就以積雪草來活血消腫。把兩者結合入藥,可望成為治療慢性腎病的新法。

怎樣想到應用中醫理論來治療?

根據我從事病理學研究多年的心得,「失衡」是致病主因。中醫理論基礎是強調陰陽平衡,五臟六腑和諧協調,最切合用於治療「失衡」上。

相關研究去年也獲國家教育部頒發高等學校科學研究優秀成果獎,再次獲獎,有甚麼感想?

研究既無止境,也無捷徑。愈是研究,愈發現更多問題。獲獎不過是代表研究工作一個階段的總結,而非終點,反倒是一股動力,鞭策我開展下一階段的研究。去年獲得的優秀成果獎,是校內團隊的研究。今年獲中華醫學科技獎,則結合了中大和內地多間大學研究團隊的努力。

那麼下一步的工作是甚麼?

我們計劃把研究成果轉為臨床應用,研發抗纖維化的藥物和療法,主力研究柚皮素和積雪草複方。研究過程中,我們亦發現了TGF-β1/Smad信號傳遞的失衡是導致喪失抗腫瘤能力的主因,揭示一個新研究方向─TGF-β1/Smad信號傳遞在腫瘤微環境中的作用和機制。

甚麼原因促使你專注腎臟疾病的研究?

我在廣州中山醫學院畢業之時,腎臟科在內地還未發展為專科,我應邀參與建立和發展腎臟科,由此從事腎臟病病理研究。再說,腎病是威脅人類健康的主要疾病之一,晚期患者更需要血液透析(俗稱洗腎)或腎移植以延續生命,不容輕視。

唸醫科的你,為何不行醫而以研究和教育為志業?

我在臨床實踐中,發現慢性疾病總是帶有傷疤組織,可是,這些傷疤如何形成,卻仍然是一個謎。是以,我轉戰研究工作,矢志要破解箇中奧秘,以期研發有效的療法。畢業後便開始教書,深深了解到通過教學,才能把想法和理念傳承下去,發揚光大。故我定下「重研重教」為人生宗旨。我的研究團隊成員以研究生為主,從澳洲、美國至香港,二十多年來,已培育了八十多位博士生及博士後研究生,當中不少已在世界各地的專科領域中擔任領導者角色。過往的研究取得佳績,都是要歸功他們。看到他們的卓越成長,令我倍感欣慰,也是人生的最大樂趣。

本文出自《中大通訊》第475期(2016年4月)

延伸閱讀︰

標籤
藍輝耀 卓敏生物醫學講座教授 生物醫學學院 醫學院 腎衰竭 獎項 醫學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