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裏科技

百無一用是真知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物理學教授、首任美國物理學會會長亨利·A·羅蘭(1848–1901)說過:「科學必先存在,始有科學的應用。」

羅蘭說這話時是1882年,新亞書院院長、前副校長(研究)及前理學院院長黃乃正教授認為套用到現在也相當適合,因為大學所生產的知識未必「有用」,學術知識很多時都不可直接或即時應用到我們的生活裏。

羅蘭續說:「假如我們不讓科學進步而只留意科學的應用,我們很快就會……只滿足於科學的應用,卻從來不追尋其中構成純科學的原理。」

黃教授也認為我們不應一窩蜂追求科學發現的實際應用及商業開發,而應該讓其自然匯聚出一個成熟的知識體系。他指出,基因序列原本是一個分析化學的問題,現在卻造就了基因技術的蓬勃發展。而快思邏輯本是處理零與一、真與偽之間的模糊性,現在每個廚房都幾乎有一部快思邏輯電飯鍋。

羅蘭以古中國的科技為例:「中國人了解火藥的應用已經跨越若干世紀,假如他們用正確的方法去探索其爆炸的原理,他們就會在應用火藥的同時發展了化學學科,甚至物理學科。」

除了基因序列,黃教授認為當代其中一個最重要的突破是高錕教授的光纖研究。高教授正是以「正確的方法」一心探索光纖的「原理」,他沒有申請專利窒礙其進步,從而開啓了現代通訊科學。

T.C.

本文出自《中大通訊》第523期(2018年9月)

標籤
黃乃正 新亞書院 院長 科學 基因技術 現代通訊科學 高錕 光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