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處   4.10.2012

404

李漢良教授
藥劑學院院長(Keith Hiro攝)
 
《中大通訊》第404期 > ……如是說 > 李漢良的醫藥藝術

李漢良教授

previouspausenext

藥物有何引人入勝之處?

自從上世紀四十年代盤尼西林面世開始,藥物在延長全球人口平均壽命方面舉足輕重。你可說藥物是有多重性格的,例如盤尼西林便是。至於它流露哪面性格,便端賴周遭的環境。服藥竟可退熱止咳,令小時候的我覺得很神奇。但我當時根本沒有想過唸藥劑學,我想做的是藝術家,但父親勸我做別的。科學有種內蘊的創意,就像藝術一樣。有些科學家退休後轉投藝術,未必是偶然。我以前閒暇時喜歡製作彩繪玻璃,玩黑房攝影,現在則把創意投入閱讀,思索新科技將怎樣帶領我們。最小的兒子現於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唸一年級,他也遺傳了我對藝術的熱愛。早在四歲時,他便已立志要以設計跑車為業了!

怎樣會在美國修讀藥劑學?

我在皇仁書院唸中學,本想碰運氣敲港大醫科的門,不過,唸完中六那年,父母卻把我送到美國,認為我在美國會較有前途。由於在美國唸醫科須先有本科學位,我就選了藥劑學,想著先加強對藥物的基本知識。在藥劑學院的第二年,教授覺得我在有機化學方面有天分,把我帶到研究之路,就此沒有回頭。

你曾是南加州大學的眼科教授,可以談一下眼科藥物嗎?

我領導了一個由美國國家衞生研究院資助的研究,改善眼科藥物療效,歷時二十多年。眼睛是最典型的矛盾體,你可以接觸它,但注入的藥物,被它吸收的不會超過百分之一,其餘可能會進入血管,由此造成藥物安全的問題,在孩童和老人身上尤其堪虞。年紀大了,黃斑部病變的機會隨之增加。病人視力受影響,甚至連眼藥跟他所服的其他藥物也分不清楚。三個老年人當中便有一個失去某程度的視力。有效的藥物是有的,但要靠每隔一或兩個月直接注射進眼部,舒緩或停止視力退化的速度。這個程序帶有風險,對病人也非常不便。很明顯,當前急務是發明一種非介入的方法把挽留視力的藥物傳輸給病人。

你希望藥劑學院在教學、研究和學術連繫等方面怎樣發展?

現時,每位教學人員的教學與行政負荷是相當高的。由於教員人數將因應學額倍增而上升,學院將抓緊機會,提升研究表現。我們的長遠目標是成為亞洲地區的臨床試驗中心,類似美國國家衞生研究院的那一種,爭取贊助,進行複雜的臨床試驗,吸納一流的臨床科學家加入,廣招優秀的研究生接受培訓。但這不能單靠我們自己成事,必須協同姊妹院校的網絡。

我希望學院持續擔當領導角色,改進香港藥劑專業和醫療保健的水平。我們的臨牀藥劑學碩士課程辦得非常成功,最新推出的藥物製造及品質學理學碩士課程,將有助提高香港的製藥水準。

身為藥品專家,會否特別在意人們如何服用處方藥物?

不正確用藥、或濫用藥物,不知不覺形成了一股席捲全球的趨勢。目前,醫療保健體系負擔過重,只得給長期病患者處方足夠三四個月用的大量藥物,藥物不良反應便是這樣導致的。身為柏金遜症病人,我受惠於香港的醫療保健系統,也正好能指出制度中藥物安全的漏洞,藥劑師正是最有資格去填補這漏洞的。

談談你設計的藥劑學院院徽吧。

那該歸功於無名的藝術家。最初醞釀院徽的意念時,我希望能別具一格。藥劑學是科學為本的學科,院徽掌握了這個主題,蘊含把科學轉化為安全、有效和可負擔的藥物之意。藍色緞帶代表學院,綠色代表師生和校友,兩者形成雙螺旋狀,恰好是數學中代表無限的符號。你從我們的院徽又看到些甚麼?我也很有興趣知道呢。

各期刊物

最新10期

2010年代

2019–20

2018–19

2017–18

2016–17

2015–16

2014–15

2013–14

2012–13

2011–12

2010–11

2000年代

2009–10

2008–09

2007–08

2006–07

2005–06

2004–05

2003–04

2002–03

2001–02

2000–01

1990年代

1999–2000

1998–99

1997–98

1996–97

1995–96

1994–95

1993–94

1992–93

1991–92

1990–91

1980年代

社交網路書籤

twitter   facebook   谷歌   百度   qq

快速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