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上友名

國際視野下的本地事

葉冠霖為聽眾開發新角度

逢星期一至五早上八至十時,若聽眾收聽香港電台第一台,定會聽到葉冠霖訪問知名人士和官員,以及接聽聽眾電話。「烽煙」節目《千禧年代》,為大眾提供討論時事的平台,從新冠肺炎到委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無所不談,所以極受歡迎。

冠霖為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畢業生。他憶說當他還是中學生時,嚮往中大宜人的風景和校園生活,很希望入讀中大。他最喜愛的科目是新聞攝影,還娓娓道來在黑房沖洗照片的樂趣。他也是中大合唱團的成員,而莫扎特的《安魂曲》則是他最珍愛的古典音樂瑰寶。

冠霖2000年畢業後即加入有線新聞當記者,趨赴中國大陸以至巴基斯坦等地採訪,許多經歷使他畢生難忘。「九一一」事件發生後,資深和新晉記者雲集巴基斯坦。在那裏他認識了來自路透社、法新社、美聯社等新聞通訊社記者,這些經歷委實難得。身當記者,他常爭分奪秒,破釜沉舟。例如,2003年有一次他衝破封鎖線,訪問懷疑患上「沙士」而滯留台灣的香港旅客。

同一年,冠霖加入香港電台,主持專為年輕網民而設的節目。

他說:「我從小到大都喜歡聽電台節目,能夠加入香港電台對我來說真是難得的機會。」冠霖不愧為電台主播。新冠肺炎肆虐,我們的訪談是用Zoom來做的,雖然他的臉被口罩蒙住了,他低沉的嗓子卻如常響亮。

冠霖訪問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先生

冠霖二十九歲的時候,成功申請志奮領獎學金,到英國唸國際關係碩士。

「在港台工作了數年,我覺得是時候停一停。我時常希望到外國體驗不同的生活。香港電台容許員工暫時停職進修,我便跑到倫敦大學金匠學院讀書。」

國際研究對冠霖的影響甚深。他回到香港之後即主持時事節目,並在討論本地時事時加入國際觀點。

「我記得有一次我們在談論香港堆填區的問題。香港缺乏堆填區用地,而興建焚化爐一直是極具爭議性的題目。我嘗試借鑑外國的經驗了解本地問題。我們必須以較遠大的眼光來分析事情。」

冠霖覺得現在香港的年輕人熱衷於國際關係這門學問,而這現象應歸功於沈旭暉教授等新一代的學者。

冠霖尤其喜愛國際關係理論,而本地政治更是他擅長的一環。

正因如此,他成為了電台時事節目最年輕的主持人。二十六歲的冠霖成為了《星期六問責》的主持人,三十四歲那年開始主持《千禧年代》。曾主持這些節目的主持人,都是擁有不少聽眾的資深時事評論員。他身負壓力之大,不難想像。

⸢開始的時候壓力頗大,但我盡力而為。我不會嘩眾取寵。我發覺有些聽眾對某些公眾人物有偏見,以人廢言。我卻盡量專注於事實。⸥

冠霖作研究、約受訪者、為節目作準備等工作,都有幕後團隊的支持。

⸢我時常提醒自己保持冷靜和謹慎。我必須避免表現自己對受訪者的個人意見。⸥

⸢我的責任是為聽眾問問題。你如何問問題表現你的思考方法。身當電台節目主持人,我必須牢記持平的原則。⸥

冠霖參與RTHK 31台的宣傳活動

冠霖強調當他訪問百般迴避的受訪者,須要見機行事。

當我問他是否擔心開罪受訪者,冠霖堅定地說他的職責是細問受訪者,故此不會害怕問他們尖銳問題以避免使他們尷尬。他的唯一目標就是探究討論問題的核心。

冠霖主持《千禧年代》以外,也是社區參與廣播服務總監。社區參與廣播服務計劃旨在給予弱勢社群廣播自製節目的機會。該計劃得到不錯的回響。

酷愛音樂的冠霖,是樂隊的結他手。但他笑稱現在只能向他兩名年幼子女彈奏兒歌。

冠霖的鎮定,以及他對每一分職責的堅守,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他的投入使他獲益良多,也必會繼續帶他走上成功之路。

文/資訊處 Eliza Chan

本文出自中大網頁(2020年5月)

標籤
校友 葉冠霖 電台主持人 新聞與傳播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