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上友名

創業傳燈者

董和瀚見自己見眾生的創投之道

在阿里巴巴香港的辦公室訪問董和瀚,他倚窗而坐,俯覽跑馬地半山高樓穿插的景致。從小愛望街景思考的小孩,今日已然是內地投資大行——戈壁合夥人董事總經理、管理十億港幣的阿里巴巴香港創業者基金的風險投資人。命運的腳本,早在某年寫下。

故事的序幕,由一部二手電腦打開。小學三年班,母親自親戚處捎來電腦,56K撥號上網的咇咇聲,帶董和瀚走進魔法空間。「很喜歡創造新事物的感覺。寫程式就像揮動魔術棒,任何事想到都可以實現。」八歲男孩在街上看見一本雜誌,封面是蓋茨。買回家細讀,讀到酷愛編寫程式的蓋茨自哈佛輟學,創辦微軟公司,三十多歲成就事業改變世界,創業欲望於他,登時清晰:像魔法書上的咒語,蓋茨的傳奇為他打開一片隱密天窗,窺見精彩世界。

歲月無聲消逝。到大學選科季節,少年未有如其他同學揀選熱門學科,始終鍾情中大首次開辦的工程及商科雙學位課程。「世界會因技術革新而進步,但就算技術有多前沿,也需要透過商業方法去改變世界。」他得償所願,成為2007年入讀這課程的八子之一,主修計算機工程工商管理,後者專攻金融工程。窗外風景,更深更闊。

檣櫓灰飛談笑間

「中大校園永遠瀰漫着一種求學的浪漫,是她養成我對求知求真的渴望。」董和瀚回憶。「與不同背景的同學談學術、話理想,論人生,是我求學時期最珍貴的時光:在『舊賤一樓』(編按:何善衡工程大樓一樓)通宵砌碼,在未圓湖秉燭夜談……」如歌歲月,在投資人心靈深處蕩漾,心底山月,讓他在濁世走出謹厚與純粹。

那年代,內地生開始赴港就學不久,自百萬人脫穎而出的精英,目標明確,跟仍在探索的本地學生截然不同。平實的香港仔,跟本地和內地生都是朋友。2011年畢業,他跟班上的內地同學一同創業。2016年,戈壁接到阿里十億創業基金,須要找認識香港和內地,有創業背景的港人管理,董和瀚成為不二人選。

創業投資,是風險投資人將客戶資金投資到具潛力但尚未成功的初創企業,購買少數股東權益成為投資者,待企業壯大後,將股權出售,獲取超額回報。尋找初創是創投人日常工作,董和瀚每日平均接見六七位初創企業家。見面後,要仔細審查合適團隊,過了這一關,就是投資細節談判和投後管理——草擬企業策略、協助招兵買馬,介紹人脈資源,用盡一切辦法幫對方實現夢想。

擦肩而過的緣分

創投投資年期長,由五到十數年不等,何時進場退場,是很多創投人的掙扎位。董和瀚有耐性,不怕等,然而,卻無奈於各種的擦肩而過。

「做一個『投手』,你要見好多不同的人,一千個人裏面,最後投資或合作的可能只有五六個,」他默然,低迴道:「我重視跟人的關係。我去見一些創業者,如果沒有決定投資或進行下一步,他們或會認為你沒有眼光。雖真誠相待,奈何我們站在對彼此沒有直接利益的位置,不適合合作。有時我想跟對方做朋友,但對方有其他潛在投資人或生意夥伴要維繫,就自然會失諸交臂。

「這每一日都會發生。我曾為創業者,非常欣賞不同人的創業動機和故事。我用交朋友的心態認識他們,好抽離創投人的身分,但對方不會知道。我討好不了全世界,但——時間會證明一切。」他眉眼稍寬,輕輕說:「這些年在創業圈子裏,結識了不少比兒時玩伴更推心置腹的朋友,其中更多莫逆之交是沒有投資或合作關係,純粹志同道合。這些,都是一輩子的友誼。」

大學三年級暑假到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創辦的孟加拉鄉村銀行實習,上圖為與尤努斯的合影;農村小朋友不知甚麼是相機,把玩一輪後,請董和瀚為他們留影

「重視人與人的關係,會不會令你覺得自己不適合在商界發展?」筆者問。

「不會。從商是以人為本的行業,在中國人社會更甚。這不是劣勢,反而是優勢。」

「但商界工具理性先行,就是,當人是工具,逐利的工具?」

「在資本主義社會,商業是社會運作和推動進步的系統,現行制度下,衣食住行都要透過商業解決。商業的根本是創造價值,雖然,運作上它可以很逐利。但回到根本,為甚麼有人願意購買服務和產品?這是因為它解決到人的問題,所以根本是好的。當然,還要看營商手法。

「在商界賺大錢的,通常不會是純粹逐利的人,因為他們有更大願景,願景感召到人,生意自然成功。這在互聯網世界更為明顯。」董和瀚說。

還人心願,如還己願

一個決定以億計的創投世界,通用貨幣不是金錢,而是信任:投資者的託付,創業家的仰賴。試過數次,創業者半夜打來,聲淚俱下說捱不下去,這是董和瀚既感慨,又感恩對方信任的時刻。

「你怎樣開解他?」

「不多說,聽他們說,做個稱職的聆聽者,」他坦言。「創業者的辛酸和孤獨,不足為外人道。踏上創業路的人多數聰明,他們不是要意見,而是宣洩情感。當情緒有所依託,他感覺到自己的孤獨,你能理解,就已幫到大半。」他正色,低聲說:「然後,我們會回歸理性,開始綢繆,大家一起撐。」有一個弟弟兩個妹妹的大哥哥,閒時愛跟弟妹話理想說人生,他給予創業者的,是哥哥般不浮誇的陪伴,陪他們成長,演繹獨特一套。幾個創業者,最終全部度過難關。

2015年電腦工程系的同學聚會上,跟第一代家用電腦興奮合影

像企業家一樣做夢

由創業到投資,回首蕭瑟處,可有說話給創業者?董和瀚沈思,良久清脆說:「要聰明地失敗。成功多是幸運,不可複製,有人會因為一次成功,自覺非常了不起。但親身經歷告訴我,真正的成功是經歷無數失敗,知道怎樣去避免那些失敗,從而取得成果。這種成功扎實得多,不憑運氣,而是靠實力。」

創投人呢?沈思半晌,他鄭重吐出:「Dream like an entrepreneur(像企業家一樣做夢)。一路做,感覺我們跟創業者沒分別。我們的工作沒有框架,只有目標和夢想——與創業者結伴同行,通過成就他們的目標,實現自己的夢想。而我們擁有的資源和平台,更是容許我們做更多、更大,更有影響力的事情。

「創投這個角色做得好的話,可說是任重道遠,因此我每一天都會以敬業樂業的心態去面對。」他說。

每日在金錢世界勞心,董和瀚嚮往《笑傲江湖》主角令狐沖,一方面不受門派規範,活得瀟灑;另一方面廣結善緣,知交滿天下。董和瀚的創投路也一樣,情深義重而不捨棄原則,燈昏處默默努力,因為他知道,有燈就有人。

文/amyli@cuhkcontents
攝/Eric Sin

標籤
校友 董和瀚 創業 計算機科學與工程學系 工商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