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處   19.1.2013

411

周勛儀
前中大國際學生會會長
(Keith Hiro攝)
 
《中大通訊》第411期 > ……如是說 > 周勛儀的大學生活

周勛儀

previouspausenext

為何會來香港唸書?

我是台韓混血兒,爸爸是在韓國做生意的台灣人。我在韓國出生和長大,五年級時舉家遷到中國,我入讀廣東的一所加拿大國際學校。我覺得香港是很適合我發展多元文化特點的地方。

為何修讀法律?

我一向有很強的社會意識,對公義很有熱情。世界每天都有許多不公義事情發生。我希望成為人權律師,想花幾年時間到經濟不發達的國家幫助那裏的人。我也對國際關係很感興趣,最終目標是到聯合國擔任外交家。我覺得法律學位用途很廣,能幫助我達到目標。

對於這所大學,你最喜歡和最討厭的甚麼?

我很喜歡這個校園,因為它很大,又被大自然包圍。但我最討厭的也是這個校園,因為它太大了,要走很多路。真矛盾啊﹗

為何會成為國際學生會會長?

我一直希望加入國際學生會幹事會,因為這所大學的國際生愈來愈多,國際學生會的作用也日益重要。我唸大學想要做的事之一,就是代表國際生和為他們服務。外國人初到像香港這種說粵語的地區,需要相當多支援,我很明白這點,因為我以前曾經歷這樣的階段。我最初不是想當會長,因為這是很重要的職位,而我當時只是一年級生。但前任會長對我說,這是很有意義的工作,我會從中學習到許多東西。她也說我是合適人選,因為我有國際經驗,又會多種語言。所以我最終參選會長。

如何聯絡散布於不同書院、學院和學系的國際學生?

Facebook。這是我們的主要溝通工具,令我們可以很靈活,國際生也覺得更親切。

你任內做了些甚麼?

最大的成就是暑假期間我們與學生事務處合辦的迎新營。能辦這麼大的活動,我真的感到很自豪。許多新生都感謝我們辦了這麼有聲有色的迎新營。我們也舉行了一些較小型的聯誼活動,像「黑暗中的對話」,也有足球、籃球等運動比賽,還有多個非本地生協會的聯合晚宴。

本地生似乎多與本地生混在一起,而很少和國際生接觸。為甚麼會這樣?

我覺得本地生之間的關係太過密切。另一個大問題是語言障礙,他們都說廣東話,而我們大部分人都不會說。所以彼此很難溝通,也很難一起辦活動和互相交往。但我覺得情況正在改善。

可是本地生都會說英文……

如果你的母語是廣東話,在玩樂的時候是很難一直說英文的。我了解他們的處境,因為我和朋友去玩的時候,也常忍不住要說韓文。

有甚麼辦法可促進本地生和國際生的交流?

幹事會開會時,也常常提出這個問題。我們想過很多點子,比如舉辦過一場電影會,希望本地生會來一起看電影,然後討論電影中的文化差異問題。但結果只有大約七名的本地生來,這令我們很氣餒。真的不容易。我覺得可能需要大學幫忙。例如,「友凝‧友義」就是我們和本地生接觸的好計劃。

內地生又怎樣?

若論與國際生的交往,內地生會好一點,因為我們在這裏同屬少數,了解彼此的情況,比如我們所受到的一些對待。其實我們想過與中大研究生會合辦萬聖節派對,但去年太倉卒做不到,今年很可能會跟他們合作。

韓國流行文化在香港大受歡迎,你怎麼看?

真是奇妙,我的許多中國朋友對韓國流行音樂比我還要熟。有些韓文歌是因他們介紹我才認識的,真諷刺啊﹗

你很喜歡韓國流行音樂嗎?

我算是PSY的歌迷,他真的熱情洋溢。現在人人都聽過 Gangnam Style,真像瘋了一樣。他在美國伯克利音樂學院唸過書,很有音樂天分。

韓國選出首名女總統,會否有助提高女性地位?

其實在過去十年,韓國的性別平等狀況已有改善。女性過去地位低,是因為許多女人是家庭主婦,她們沒有工作,沒有財政獨立。但世界正在改變。現在許多韓國女性都走出家門了。這次韓國政治史上的大轉變,對於過去的大男人主義思想可能會有衝擊。

各期刊物

最新10期

2010年代

2019–20

2018–19

2017–18

2016–17

2015–16

2014–15

2013–14

2012–13

2011–12

2010–11

2000年代

2009–10

2008–09

2007–08

2006–07

2005–06

2004–05

2003–04

2002–03

2001–02

2000–01

1990年代

1999–2000

1998–99

1997–98

1996–97

1995–96

1994–95

1993–94

1992–93

1991–92

1990–91

1980年代

社交網路書籤

twitter   facebook   谷歌   百度   qq

快速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