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處   4.11.2011

386

 
《中大通訊》第386期 > ......如是說 > 翻譯系研究教授黃國彬教授

翻譯系研究教授黃國彬教授

previouspausenext

你翻譯了但丁的《神曲》,有說你的意大利文是自學的,可是真的?

不是。我最初在香港大學唸意大利文,接着報讀了香港意大利文化協會的課程,及後遠赴意大利佛羅倫斯大學深造,當時選修了意大利文、意大利文學和專研但丁《神曲》的科目。回港後,我經常閱讀意大利文學作品,特別愛讀意大利詩歌。要掌握一種活語言,相比於自學,上課有效得多,尤其是由以該種語言為母語的老師任教的話。因為上課可以互動交流,遠遠勝過靜態的自學。

愈來愈少人唸文學翻譯及文學,你有何看法?

很可惜。我讀書的那個年代,很多學生唸英國文學,特別是有名的官津補助學校。唸過英國文學,唸過大文豪如莎士比亞的著作,你的英文會不一樣。我有幸中六時已有機會讀到大師級的作品,如莎士比亞、約翰.彌爾頓和塞繆爾.約翰遜。現在愈來愈少中六學生對經典作品有興趣,中英皆然。我常用這個作為文學翻譯課的開場白:「唸文學不會使你成為李嘉誠;但讀過這些鉅著,你的精神領域就是不同,會更加欣賞上帝的偉大創造,精神生活更加豐盛。」

意大利文外,你又懂法文、西班牙文,更寫得一手漂亮的中英文,除了天分,是如何練就?

其實我的中英文都有待改進。回想中學時代,我得感激母校皇仁書院給我均衡接觸中英文的機會。皇仁雖然是所英文官校,主要以英語授課,但同樣着重中文,我和同學也參加過中文寫作比賽。記得唸中三時拿了獎,當時的評判是一位很有名的專欄作家,以為皇仁學生只是長於英文。他見我參加又得獎,就打趣說:「你是來自皇仁的嗎?怎麼今天不「炒雞腸」了?」(英文草書彎彎曲曲的,那個年代被戲稱為「雞腸」。)學習語言,興趣是很重要的,在年輕時,更要多閱讀。

你曾於不同院校任教,中大學生與其他院校的相比,有何不同?

中大生很出色,可謂精英中的精英。我在很多不同場合也提及,中大過去數十年發展有目共睹,畢業生應以母校為傲。身為大學一員,實在與有榮焉,在中大教書確是很開心。

完成了名著《哈姆雷特》的譯註,有何可分享?為何選這作品?

《哈姆雷特》匠心獨運,作為翻譯的原素材,非常考功夫。這是莎士比亞登峰造極之作,瘋魔世世代代的文學師生,我自己當然也不例外。我在大學時上了這個劇的課,年日漸長,愈發懂得欣賞莎士比亞作為詩人和劇作家的偉大之處。2006至07年,我任教一科論及戲劇翻譯的科目,談到譯者可以怎樣處理戲劇,特別是不同時期戲劇大師的名著,我就試譯了《哈》的第一幕第一場,與同學課上討論,藉此引導他們留意很多譯者常忽略之處。數年前我完成整個劇本的翻譯,雖然花了不少時間,卻令人振奮。

談談你的詩劇創作,為何會選這體裁?

除了學術文章外,未來我計劃把時間分配在創意寫作和翻譯。我剛完成一篇一千三百多行的敍事詩,很快會於文學雜誌發表。兩年前,《城市文藝》也刊登過我一個八幕的詩劇本。過去數十年我創作很多小品,是時候做一些新嘗試,例如敍事詩或詩劇。我一向對這兩種形式有興趣,愛其變化多端,不拘一格,當然更是因為對荷馬、但丁、約翰.彌爾頓、古希臘悲劇家索福克萊斯、莎士比亞,以及其他大文豪的景仰。

各期刊物

最新10期

2010年代

2018–19

2017–18

2016–17

2015–16

2014–15

2013–14

2012–13

2011–12

2010–11

2000年代

2009–10

2008–09

2007–08

2006–07

2005–06

2004–05

2003–04

2002–03

2001–02

2000–01

1990年代

1999–2000

1998–99

1997–98

1996–97

1995–96

1994–95

1993–94

1992–93

1991–92

1990–91

1980年代

社交網路書籤

twitter   facebook   谷歌   百度   qq

快速連結